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三界之穿越者第一百一十六章暂离之愁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三界之穿越者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暂离之愁

“丁少侠请入座。”

妙氏族长极尽客气,起身相邀。

“多谢。”

丁逐强也不客气,在这妙氏一族的议事大殿,与三大长老平起平坐。

坐于下首的凡云大叔率先问道:“可知丁少侠将如何应对仙界龙族?”

丁逐强微一沉吟道:“实不相瞒,暂无对策,但若是仙界龙族胆敢侵犯妙氏一族,在下必然同仇敌忾,一道抵御。”

“怎么又是同仇敌忾?一道抵御?”

这在凡云大叔听来当真不是滋味,且也兀自不解。

妙氏族长则是要老成持重得多,敲钉转脚则给问道:“这么说来,丁少侠是一定会相助于我妙氏一族的了?”

“在下曾言,唇亡齿寒,绝非虚言。”丁逐强发自肺腑道:“并且来说,在下还要仰仗着借贵族至宝从哪来回哪去,返国归乡呢!”

“如此便好。”妙氏族长满意一点头道:“龙族此来,必有所图,那就且看丁少侠如何处治了?”

“嗯。”丁逐强只一点头,转而问道:“不知仙界龙族与贵族可有仇隙?”

妙氏族长目光一瞟神情各异的三大长老,不答反问:“丁少侠何以有此一问?”

“呵呵……”丁逐强自持一笑,也只好道:“实则是因若水之母龙元被夺,故此一问。”

凡云大叔只不言问:“不知丁少侠是否仍记得,蛮氏一族侵犯于我妙氏一族所为何故?”

<多思考。我想通过这三部曲p> “这……”

丁逐强一时难答,但却也若有所悟。

“也罢!”但见丁逐强陷入沉思,妙氏族长饶有深意道:“倘若丁少侠有那能耐化解恩怨矛盾,却也未尝不可。”

“在下自当一试。”

丁逐强虽是这么说,但心下实则没底,但只要妙氏一族与仙界龙族并无深仇大恨,却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若水,你回族来了,怎不进殿呢?”

正当若水身姿绰约,徘徊于大殿外,并不登上台阶,突如只听得一声喊话传来。

“你是?”

若水循声看去,只见得一名身穿玄衣,不失玉树临风,但却蒙着面巾的男子,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旁。

面巾男子苦涩一笑道:“我这样子难怪你认我不出?”

“不,我听出来了,你是妙白帆,白帆大哥。”若水突然想到,接着神情一黯,满是愧疚的道:“真是不好意思,教白帆大哥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妙白帆似乎经这一毁容后,反倒变了一个人,没了往日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但一见若水所流露出,楚楚可怜的动人之姿,心中忽动,情难自禁的道:“若水,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着你,虽然我现在变成了这幅样子,但我从未怨恨过你,我……”

“白帆大哥,你别说了。”若约等于无。  这不是吕布的错水背转过身去,不愿面对道:“我知道白帆大哥对我的好意,也照顾我很多,帮我进入殿阁翻阅典籍,所以我也很想回报白帆大哥你。”

这在妙白帆听来当真是心花怒放了,慌忙一个箭步来到若水面前,毛手毛脚的便朝若水的小手握去,并喜不自禁道:“若水你终于想通,明白到我对你的一片真情……”

“不,不是的,白帆大哥你别这样。”若水极尽本能的挣脱开去,慌忙后退,保持距离,急忙撇清道:“我只不过是想帮白帆大哥你恢复容貌而已。”

“哼!”不提则罢,这一提无疑不是重揭伤疤,饶是妙白帆心态已有好转,但仍旧控制不住,冷冷的嗤之以鼻道:“到这档口了,还说什么恢复容貌?你这是糊弄谁呢!”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白帆大哥。”若水毕竟心地善良且也心思单纯,只不安抚道:“在我八荒城,东篱一族的东篱药师医术高明,并且也曾医治好过一名毁容女子,所以一定也能恢复白帆大哥你的样貌。”

“是吗?”妙白帆却才心平气和下来,但一见若水的花容月貌,倾慕已久,岂会轻易释怀,念头一转,下套问道:“那要是恢复不了呢!你会以身负责吗?”

“那是不成的……”若水想都不想,直接一摇头,忽朝大殿望去,登时喜形于色,飘然迎去道:“逐强,你跟族长大人谈得怎么样了?”

丁逐强喜上眉梢道:“还好啦!放心,不会有事的。”

“可恨!”妙白帆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直盯着与若水亲密无间的丁逐强,当即朗声问道:“若水,你刚说的回报我恢复容貌可是真的?”

陪同一道出殿的凡云大叔,似与丁逐强一起居高临下,冷眼旁观许久,当即没好气应答道:“你这小子,刚不还在怀疑若水说的话,要她以身担保吗?”

“你放心,我可没答应他。”

若水芳心一乱,慌忙出语。

“呵呵……”丁逐强盈盈一握若水犹如温玉的滑腻柔荑,但一见她娇滴滴,一往情深的俏丽样儿,若非碍于妒火中烧的妙白帆在场,只得作罢道:“凡云大叔,这样好了,实则这位仁兄也是因我那只火鸟儿才毁容,于情于理我都该负点责。”

“哦?”凡云大叔不免一惊,无以作答,下意识将目光看向郁闷不已的妙白帆,出言问道:“怎样?白帆,你还想不想恢复容貌?”

妙白帆哪有不想之理?但却兀自嘴硬,蛮横问道:“倘若恢复不了,难道他能以身担保吗?”

“他没安好心,你不要理他。”

若水自是兰质蕙心,出言一劝。

丁逐强却给笑道:“若水,这我岂又不知,只不过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话听在一旁的凡云大叔耳里,心下甚是受用,对丁逐强可谓是好感大增,当即出言道:“白帆,那这样好了,就由我这个做二叔的替你担保如何?”

“这……这个嘛……”妙白帆一时支支吾吾,望了一望若水,再瞪了一瞪其旁的丁逐强,也只好借着台阶下,应承答道:“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我看你也没什么可准备的?这便一起出发吧!”凡云大叔言完之后,不忘对丁逐强问道:“不知丁少侠意下如何?”

“事不宜迟,这便走吧!”丁逐强虽有不舍,但也只得话别道:“若水,等我。”

“嗯。”

若水亦难割舍,兀自将丁逐强的双手紧紧握着,久久不愿松开。

“啾啾……”

金丝如意鸟似有感应,也真通灵,啼鸣声中,展翅飞来,降落在旁。

“哓!哓!”

此后不久,随之只听得两声彩鸟发出啼鸣,各自载着一人,盘旋于空……

“去吧!我等你回来娶我。”

若水轻声话别,当真是柔肠百转……

“嗯。”

丁逐强郑重一点头,不做多说,松手一放,毅然决然,飞身一跃,立足在了金丝如意鸟背上,随之绝尘高空。

“走吧!”

凡云大叔耐着性子早已等候多时,此一时刻,一声发话,率先御驾着彩鸟而去。

“哼!”

妙白帆真可谓是直恨得牙痒痒,但又别无它法,更为何况还指望着恢复容貌,只能暂且压制,并不发作……

待得一道在日渐西斜,阳光照耀下飞离妙氏族地,进入连绵大山上空,妙白帆怀恨在心,不冷不热对丁逐强喊问道:“听若水说那什么药师当真医术了得吗?”

丁逐强也知这家伙因若水之故对自己成见颇深,一时半会难消敌意,只不答道:“应该不成问题,但皮肉之苦就不知道你能否承受了?”

“什么皮肉之苦?”妙白帆大是不解,再一问道:“难道你要对我动私刑吗?”

“嗷!”

话刚问完,尚未待丁逐强做出解答,只不闻见一头狮鹭发出怒吼,直朝飞翔当空的彩鸟张牙舞爪扑来……

“快走!我来阻挡!”

凡云大叔倒是当仁不让,拔剑迎去。

“嗷!”

可是紧跟着,又一头狮鹭冒了出来。

丁逐强御驾着金丝如意鸟,沉着冷静看在眼里道:“不可与战,由我掩护,你们速速脱离。”

言语之间,丁逐强俨然御驾着毒焰荒雀猛的飞扑了去,在焰火袭扰下,堪堪将凶神恶煞的狮鹭给硬生生逼退……

“凡云大叔,我们快走吧!”

但一见此,妙白帆心生怯意,率先御驾着彩鸟独自逃生。

“真是没有用的东西!也太丢我妙氏一族的脸面了。”

凡云大叔看在眼里,一副恨铁不成钢之气,充斥胸间。

“嗷……”

竟未想到,这西南大山里的狮鹭竟是一头接着一头,看这样子,只会泥足深陷,唯有撤逃。

“丁少侠,那就全仗你了。”

凡云大叔倒也并非婆婆妈妈之人,深知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成累赘,致谢声中,当即御驾着彩鸟朝早已逃离远去的妙白帆追去……

可使装载高度降低52mm

“啾啾……”

金丝如意鸟果真厉害,所喷出的毒焰使得狮鹭难以近身,再加上丁逐强拔出荒魔神剑加以威慑,倒也使得这数头狮鹭讨不到工友辛贵彦闻讯前来照顾他。辛贵彦说好,最终任由而去……

如此一来,有惊无险,直到日落时分,三人方才心有余悸飞出西南大山,直往八荒城畅通无阻飞去。

天津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泉州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四平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