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永恒的幸运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8月12日

我是有多么不幸呢,真要提起来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而真要说起来要从我的家乡说起,如果你了解我的家乡就一定能理解我的出生是多么悲哀。

我出生与一个名叫海伦的小镇,那里并不富裕,我是被众人祝福出生的,医院的门口排着长龙等待迎接我的人。你不必急着替我高兴,我的生命从我真正出生的那刻起就被诅咒了。没错我是个女孩,你可以想象当我出生的一刹那原本熙熙攘攘的产房瞬间萧索的场景。那是多么讽刺的一幕呐。这些都是听我母亲同我说的我也并未觉的讶异,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重男轻女我只是将他发扬光大而已。

幸运女神并未因为我的境遇而同情我,她竟然同我开起了玩笑,许是她瞧着我童年过得太美好所以夺走了我童年的记忆,10岁之前的我记忆是空白的,我不知道发生什么重大的事,唯一记得的事父亲苍白的脸和殷红的眼眸,以及母亲颓废的身影,可能我的意识也是逃避着那段记忆不愿去想起。

时间过去了6年,当我对生活充满希望迎接我的初恋连我自己都相信我的生活变得色彩斑斓。大我4岁的哥哥在他最美好的20岁将要迎接21岁生日的时候出车祸去世,听父亲说,他去世的时候异常凄惨,我想平时爱美的哥哥此刻怕是懊悔不及怎么不漂亮一点的死去呢?最起码漂亮一点。这一点显然我爷爷做到了,他去世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孤零零一个人倒在家门口甚至来不及见一面,见一面任何人,就那么唐突的离开了,唐突到我以为那是个玩笑。

后来我如愿上了大学,幸好老天赐给我一个不完美的脸蛋让我没有时间去搞些男欢女爱专心致力于学习。因为之前长得丑的关系没有人愿意当我的朋友,所以当我遇到唯一一个不嫌弃我的朋友的时候我是多么珍惜。我们在一起度过两个年头,我常常在想为什么在我身边的人总会多多少少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幸?在我们第二个年头的时候她被色狼侵犯,那个时候她哭着对我说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有人说,她自杀了,也有人说她去了某个大城市重新开始生活。这两种说法我宁愿相信后者。

毕业后我来到所有人都梦想的城市X市,第一份工作我得到不菲的收入,也结识了我第一位男朋友,因为我性格开朗人也不错朋友也渐渐多了起来,我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我和男友生活很甜蜜,和朋友也没有大的矛盾,一切都渐渐步入正轨。直到有一天男友的一通又将我推入地狱,我现在依然清楚的记得他说的一切,他说,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他说,他一定要和我的好朋友在一起。当然是女性好朋友。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说这些话,也许我做了我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坏事,也许曾经在我们冷战的期间我让我的好朋友去帮我和解而没有自己亲自去找他坐下来好好聊聊。就这样我送走了我第一任男朋友,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我多久,很快我有了第二任男朋友,他对我很好,很体贴我也没有女性的好朋友当然也不担心他会被我的好朋友抢走。我们交往了两年,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连我自己都以为我们会一起迈入婚姻的殿堂。

那天,天气很冷我加班到很晚,下了班我便给他打了(我们并没有住在一起),通了,一个女人明媚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我很快的挂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冷静,后来我打车回了家辞了工作回到老家休养了两个月。

中央空调维修售后服务
小孩健脾需要怎么调理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