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天衍魂庭 第九十七章 惊服众人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天衍魂庭 第九十七章 惊服众人

思俊走下看台之后,迈步很慢,双目紧紧盯着手中的书卷,根本不低头看路。他抬起一步的同时,眼珠快速上下转动,几乎一目十行,几个呼吸后,他又翻过一页,与此同时,悬着的脚刚好迈到地上。

“什么情况,谱够大的啊?”

“吼吼,快些走!”

众多围观之人,见思俊走得甚慢,还一边走,一边读书,不由得议论纷纷,还有些人暗中起哄。

“瞧见没,他手里的书好像就是学政新卷。”有眼尖的看客,似是认出了思俊手中的书。

“难道他先前不曾背过,这会临时抱佛脚?”

“胡说,他定然是背诵不熟,想要再温习几遍。”

“居然还能这样,那这对白石学院的人可是不公?”

“你懂什么?学院大竞的规矩是登了讲坛之后,不许再看任何书籍,他现在可还没上去。”

“白石学院的参评之人,也该快些下来,再温习温习。”

“白石学院的参评之人,名为曹观龙,外号一眼观,不管什么东西,看一眼就能记住,他还需再温习?”

一众看客议论不已。

讲坛之上,老学究看着思俊迈步的动作,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待听到讲坛下众人的议论之后,提声喊道“青一学院的参评先生,请快些上来。”

思俊抬起头,爽朗的一笑着点头示意,随后迈步的速度提了些,但目光再没离开过书卷。

“白石学院的参评先生,可需要再温习片刻?”老学究侧身看向

“无需温习”额头两侧有些秃顶的曹观龙神情高傲,心下却还是不禁犯了嘀咕,“据我所知,青一书院根本没有新卷,那他现在临时抱佛脚有何用?我就不信,盏茶的功夫他能背下上万的文字!就算是读也读不得这么快。”

“学政新卷我已一字不差的熟记于心,还能怕了这个毛头小子不成。”

讲坛东侧的看亭里,居中坐着一位,四十岁年纪左右、面色阴沉、相貌堂堂的男子,这人乃是白石学院的管事,弘义监丞。他微皱着眉头想道,“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商定下吟诵学政新卷,到最后千万别出什么差子。”

“嗯?看思俊这样子,确实像是在聚神背诵,难不成他还真能背下部分?”青一书院的瀚海监丞心下嘀咕,“只求他能流畅的记下几页,别让象郡的人看轻了我们就成。”

白石书院的弘义监丞虽觉得走出的这位年轻先生,如此短的时间内背不下多少,肯定不可能比得过熟记全文的‘一眼观’。但思来想去,最终还是觉得稳妥一些较好,于是开口,朝讲坛之上的老学究喊道“先前已然公布了吟诵内容为学政新卷,若是我没有看错,此刻青一书院的参评先生手中捧着的正是学政新卷!”

“如此为之,是否有失公允!”泓义监丞语调加重。

讲坛之上的老学究听闻微微点头,慢慢锁起了眉头,“青一书院的参评先生,你手中拿的可是学政新卷?”

“回老先生问,学生手中的正是学政新卷,事出突然,学生想略做温习。”思俊面带笑意,恭敬的回道。

讲坛上的老学究见思俊如此懂礼,心下欢喜,于是出口解释道“今日青一学院原选定之人出了状况,这种情况在先前从未有过,为了评比能够继续,我们方才决定让青一学院再选派一人。”

“事处突然,临时选派之人略作温习也是情理之中。若白石学院觉得不公,可让参评的先生也做些温习。不过,我方才已经问过了,白石学院的参评先生信心十足,无意温习。”

“嘿嘿,这般说来,鸿勋倒是晕的好了!”瀚海监丞心下暗喜。

“是啊,这样说也有些道理。”

“就是,一本书少说也有万字,看这一会能多背下多少,到头来不还是看平时的积蕴。”

“青一学院的点也真够背的,刚才那个参评先生,居然还晕了,真是笑话。”

“咱们看热闹就成了,别吵吵。”

一众看客,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没完。

“你快些登台吧,莫要让郡守等诸位大人久候!”老学究接着说道。

思俊随即恭敬的笑着点头。

此刻,他已走到了讲坛台阶的位置,从看亭到讲坛七、八丈的距离里,他又翻过了十几页书卷。

到达讲坛之上有十阶台阶,而他手中的书卷似是恰好还有十页。

思俊深呼了一口气,抬脚迈上了一层台阶,同时目光飞速扫过书卷的内容,随即翻过,读阅的速度比先前要快上许多。

等他迈上讲坛之时,额头上已浸出涔涔的汗珠,而手中的书卷正好合上!随即,他反手便将书卷扔到了讲坛之下,迈步走向西侧的几案。

“青一学院和白石学院的两位参评先生均已就位,学院大竞最后一项,正式开始!”讲坛之上的老学究扬声喊道。

“好!好!”

近万看客,大声回应。

老学究说完之后,又有八位学者装扮的中老年人,走上讲坛,均分为两拨,一拨居西,一拨居东。这八位学者乃是监评之人,其职责便是监察两位参评学者吟诵的正确与否。

“学政新卷,共分四章,句式规整,每一章会有一位参评先生先背出第一句,然后由令一人接下去。谁先谁后由礼签或抽签决定,若是有一方吟诵出错或无法续接背下去,便为输。”

老学究仔细介绍着规则,而后看向两书院的参评先生,“学政新卷第一章,两位是礼签还是抽签?”

所谓礼签乃是一方提议,另一方接受,相互谦让以礼,不伤情谊。

而抽签则是先后由天定,采用随机抽取的形式确定谁先谁后。

老学究话音刚落,思俊便向对面的参评先生曹观龙拱手说道“晚生初来乍到,居于先生之后如何?还望先生提携!”。

“哗~”

曹观龙合上折扇,一侧嘴角上扬,面露冷笑,“那我便提携提携你这后生!”,同时心下暗道“先试试你的斤两。”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以先吟诵之人的句子为引,接下一句会相对容易一些。所以吟诵之竞时,参评之人大多愿居于后。

“好,请白石书院的参评先生吟诵学政新卷第一句......”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悌,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曹观龙吟诵之时,语调铿锵,手中折扇随之扇摆,显出羽扇纶巾的样子。

讲坛之下的一干看客,耳听目观之下,心下觉得很是敬佩。

老学究随即冲思俊伸了下手,示意其接下去。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思俊面带笑意,大度从容的接了下一句。

两人背诵之时,身边的监评手中不时的记录着。

曹观龙看了思俊一眼,面露不屑,一开折扇,行云流水般又背了一句。

思俊从容对下。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毫无卡顿,此时的卷文如同化为武功招式一般,而两人就正以卷文比武对决,看得台下众人如痴如醉。

“好、好!”

偌大的广场,不时传来阵阵欢呼声!

学政新卷第一章,已背了大半,思俊每句都对答如流,看起来似是毫无压力。

曹冠龙却是愈加心惊,暗自嘀咕,“难不成他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篇背下了?不可能!他定是在装腔作势!”

白石书院的人,愈听愈皱眉......

青一书院的人,却是愈听愈惊喜......

讲坛正北的高台之上,左侧第二个太师椅上,坐着一位又矮又胖,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他神情极为专注的盯着思俊,若有所思......

不足一炷香的时间内,两位参评先生便一气呵成的背诵完了新卷第一章的内容。

老学究看向思俊,面有称赞之意,而后笑着道“学政新卷第二章,二位是礼签还是抽签?”

福州中医癫痫病医院
大庆男科医院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多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