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代表轮回武典第三百四十七章两强相争落败而逃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8日

轮回武典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两强相争,落败而逃!

神皇月对于干掉拓跋斩月很有把握,所以对于这家伙自然是不放在眼中了,不过这对于神皇联盟其他人来说就难以这么看了。

“女皇陛下,这事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一下,这时候跟拓跋斩月对上很不理智啊。”

一个白袍老者出列,打断了神皇月的心思。老者实力很强,差不多是一个巅峰境界的至神者,在神皇联盟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他的说话立时就让神皇月的脸色阴沉下来。

冷冷的目光落在白袍老者身上,神皇月冷冷的道:“哪里不理智了,本皇忍这家伙已经很久了,正好借助这个机会让这家伙付出代价。”

白袍老者急忙道:“可是拓跋斩月如今正在忙着研究绝对纯粹属性力量,谁跟他过不去,他一定会跟谁急,咱们神皇联盟根本没有必要跟他作对。女皇陛下,我认为不应该因为紫金龙皇的请求就做出这样草率的举动,这事需要三思而行才对。”

老者的表态,立时让一个个神皇联盟的人跳出来,他们纷纷表示女皇陛下这次的决定草率了。

神皇月冷冷的看着这些家伙,脸上不屑的表情非常明显,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些家伙的不爽跟不满。

“你们真的以为我只是因为紫金龙皇一脉的人就做出这个决定?”

神皇月的话充满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难道不是嘛?”

白袍老者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坚定,似乎认定神皇月不管说出什么借口他都不会相信。

神皇月淡然道:“一个紫金龙皇还不值得我动手,但是这次的事情明显是我的男人在行动,作为他的女人,本皇理所当然的要出力,这事谁说都没用。”

女皇的男人?

白袍老者脸上表情一僵,侍奉了神皇月这么久,他自然清楚他的女皇陛下什么德性,这事有了男人忘了整个联盟的女人,所以这事真跟女皇的男人有关,谁劝说都没用。

“这个……女皇陛下毕竟没有真正跟他照过面,做出这决定是不是太过草率?”

神皇月不屑的看着老者道:“你脑子被驴踢了不成,紫金龙皇为何要跟拓跋斩月过不去,他吃饱撑了不成?显然紫金龙皇不像你一样脑残,他之所以这样做,完全就是因为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必须做出这个选择,同时他肯定跟我男人见过面,要不然不会下定决心拖延整个诸神联盟的行动。”

白袍老者一脸茫然的道:“女皇陛下,这个……是不是有什么老臣不知道的事情,为何老臣听不明白?”

神皇月不屑道:“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真以为本皇跟你一样老糊涂,他从后世而来,深知诸神联盟覆灭在即,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要跟大家争取一点保命的机会罢了,反正这次我们神皇联盟决定站在他的身后,你们去准备好,马上准备将核心力量撤走,一旦真正的危险爆发,咱们可不能什么准备都没有。”

神皇月的命令让一群神皇联盟的强者险些晕倒,他们感觉他们的女皇没有救了,居然因为一个男人的话打算将整个联盟搬走,这实在是太乱来了。

“女皇陛下,千万不能这么做啊,仅仅因为他的一面之词,我们这样做损失将会非常大。”

这下反对的可不知一个白袍老者了,差不多所有人都跳出来,他们一个个都非常激动,似乎神皇月正打算带领大家去送死一样。

神皇月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激动的家伙,她显得很是平静,根本没有将这些家伙的反对放在心上。等感觉差不多了,神皇月这才慢悠悠的道:“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你们不愿意办也行,本皇自己来,不就是搬家嘛,难道扫了你们整个神皇联盟还不转了。”

神皇月的话顿时让神皇联盟一群高层无语了,这么任性的女皇绝对少见,他们也清楚相互如果女皇一定要任性,这事他们最终还只能捏着鼻子人了,因为他们非常清楚,神皇月真的会自己干,他们那时候在反对,那就是跟女皇作对,性质就完全变了。

“女皇陛下,你真的不能这样,身为整个神皇联盟的首领,你考虑的应当是整个联盟的利益,而不应该局限于某一个人。”

神皇月不屑道:“我看你们才是真的看不清形势,难道不知道核心神宇未来将是整个联盟的核心嘛,我男人武力无敌,由他坐镇,别说拓跋斩月,就算是盟主来了也要靠边站。难道你们还要等诸天神域计划成功了,在进入核心神宇抢夺地盘?”

白袍老者闻言一愣,他沉思半响也觉得先一步进驻核心神宇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万一将来诸天神域成功,他们就能抢占先机,霸占最有利的位置。

“女皇陛下这没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整体搬迁还是不要了,不如派出核心成员进驻核心神宇,这样一来我们神皇联盟不就能够抢占先机了。”

一群人又开始争论,神皇月虽然心中很不满,但是她也知道这帮老顽固是不会同意整个联盟搬走的,而且整个联盟搬走绝不是一件小事,其中的千难万阻绝对能够让整个计划泡汤。

神皇月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能够去核心神宇还是非常高兴的,至于得罪拓跋斩月,她还真没哟放在心上。如今的神皇月今非昔比,一身实力要解决拓跋斩月不算太大的难题,所以她非常淡定。

……

“神皇月,你不觉得该给超级容易弄脏我一个交代吗?”

拓跋斩月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最短时间内出现在神皇联盟,直接找上神皇月,语气非常的不善。

神皇月慢悠悠的道:“交代?什么交代?为什么本皇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神皇月生得绝对祸国殃民,被誉为神皇联盟第一美女没有半点水分,就算是充满的以的拓跋斩月看到她之后,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拓跋斩月冷哼道:“不要在胡搅蛮缠,将本座要的东西放行,现如今整个联盟都需要绝对属性力量的研究进展,你跟我作对不算什么,可耽误了整个联盟所有人的意愿,你应当明白整个后果绝不是神皇联盟愿意看到的。”

拓跋斩月的话充满威胁,不过神皇月脸上表情很是平静道:“不用拿这些来威胁本皇,整个联盟的意志?这其实就是你个人的利益吧,不用上升到整个联盟的高度,本皇可不在乎这这些。”

两人完全就是针锋相对,双方丝毫不让,自然就要打起来了。本来拓跋斩月一直都避战,主要就是因为没有把握,如今到了这一步,他不得不战,要不然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害怕神皇月。

“轰!”

大战开始了,拓跋斩月的确可怕,一身战力恐怖到极点,尤其爆发起来,居然能够压得住神皇月。不过神皇月同样不是好欺负的,哪怕最一开始被压制了,她一身战力还是尽显无疑,最为可怕的就是不管拓跋斩月如何努力,始终都难以突破她的封锁,甚至很多时候都想些被她一招反击得手。

凝重!

拓跋斩月发现神皇月非常可怕,似乎每一招每一式间都蕴含着可怕的穿透性,不管他用什么招式,她始终都能够一招打破他的招式,让他不得不做出应变,将精神绷得紧紧的,担心一不小心就被干掉了。

大战很开进入白热化,这完全出乎拓跋斩月的预料,他拼尽所能,发现自己的居然拿不下神皇月,更为可怕的就是他的优势正在消失,神皇月的不仅招式变得更加的恐怖,整个人还变得更加的诡异,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却有种无法捕捉的郁闷感。

“轰!”

神皇月虽然是女人,但是战斗起来非常疯狂,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武道境界作为战斗依仗,但是她的战斗天赋却非常逆天,招式变化让拓跋斩月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这怎么可能?

拓跋斩月又惊又怒,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不是神皇月的对手,从现在的战局来看,他落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真是岂有此理。

拓跋斩月愤怒到极点,恐怖的战力在咆哮,似乎挣脱神皇月的压制,只是他很难如愿,神皇月的武道霸道而强势,不管他如何变化,始终都能够稳稳压住,那感觉真的很不好受,似乎每一步都要耗费他难以想象的精力,可是获得的效率却低得让他愤怒。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拓跋斩月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自己拼尽全力,居然无法战胜一个对手。

大战在继续,神皇月很快抢占上风,压得拓跋斩月有些抬不起头来。这一幕让神皇联盟的一群强者目瞪口呆,他们先前阻止神皇月跟拓跋斩月为敌就是担心拓跋斩月的恐怖武力值,可是如今看来他们的女皇绝不是冲动,而是真的没将拓跋斩月放眼中。

“事情似乎大有可为啊。”

一群神皇联盟的强者忽然觉得得罪拓跋斩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个拓跋斩月也不过如此,既然咱们的女皇能够对抗,那我们进驻核心神宇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难道我们真要将整个联盟搬过去?”

“开什么玩笑,神皇联盟这么大,就算核心神宇真的能够容纳,你还真的将所有人都弄过去啊。要进入核心神宇,自然只能是核心成员,或者说是我们挑选出来的精英人员。”

“说的没错,咱们不能将所有筹码都放到一个地方,真要进入核心神宇只能派出一部分精英先看一看情况。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虽说战争神族的实力很强大,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一旦跟拓跋斩月对抗,很有可能就是跟整个诸神联盟对抗,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现在就做出选择,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女皇的男人叫什么来着,他好像来自战争神族,这个战争神族的实力真的很强?能够跟拓跋家族对抗?”

一群神皇联盟的强者不断商谈着,他们对于战争神族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在他们看来或许女皇能够压制拓跋斩月,但是一旦跟整个拓跋家族对上,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修为到了神皇月跟拓跋斩月整个程度,要想分出胜负可不会容易,同样两人间的大战非常恐怖,整个神皇联盟被摧毁都有可能。所以大战开始时神皇月就将拓跋斩月引走,进入无尽黑暗世界中。

这场大战持续了很久,拓跋斩月真的扛不住了,最终被身患古月杀得打败而走。不管是神皇月,还是拓跋斩月,全都是相遇诸神联盟的超级存在,如今他们大战自然吸引了无数的眼球,哪怕现在所有联盟成员都在关注绝对纯粹属性力量,对于这种巅峰强者的对决也是非常关心的。

诸神联盟非常大,强者无数,可像拓跋斩月跟神皇月这个级别的强者却非常少,每一个绝对都是惊天动地的超卓人物,他们存在就是整个诸神联盟的象征。如今两大巅峰强者对决,其中一个还是联盟排名第二,自然惹来无数人的关注。

只是大战的结果还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众人绝对想不到拓跋斩月居然落败,被神皇月追杀着离开神皇联盟。

神皇月如今的名声绝对非常强大,甚至要盖过目前声势浩大的绝对纯粹力量,无数强者都对事态的进一步发展非常感兴趣,他们很想知道,拓跋家族是否会善罢甘休,如果不肯罢休,很有可能就是一场跟神皇联盟的大战。

神皇月出手击败拓跋斩月效果很明显,联盟对绝对纯粹力量的关注小了很多,同时因为神皇月的干涉,目前针对绝对纯粹世界的探索陷入窘境,那些进入纯粹黑暗世界中的武者很难有突破。

神皇月击败拓跋斩月,让拓跋家族陷入动荡中,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联盟排名第二的超级家族,如今随着拓跋斩月落败,他们的联盟第二自然要受到质疑,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在诸神联盟中,家族的排名可是非常重要的,第二跟第三有着天壤之别,如今随着拓跋斩月落败,他们拓跋家族诸神联盟内势力排名已经从第二跌落至第三。而现在排名第二的自然就是神皇联盟。

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巅峰强者的胜负对决,对于实力排名影响不会很大。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一尊拓跋斩月这个级别的超级强者,他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一个家族或者一个势力如果能够有一尊这样的超级强者坐镇,他们的排名绝对要呈现飞跃式递增。

为何会这样?

其实一切都非常的简单,一个拓跋斩月完全就能取代一个超级势力,就算他只是一个人,也能够成为联盟第二,更别说神皇联盟的势力本来就非常强大。

拓跋家族绝对无法容忍让神皇联盟骑到自己的头上,这不是他们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因为排名第二有着另外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

第一副盟!

诸神联盟的很多职位划分都是按照武者实力强弱来确定的,就好比这个第一副盟,这是仅次于盟主的位置,一直以来都有拓跋家族的人担任,这不一定需要由拓跋斩月出任,只要是拓跋家族的人就成。

如今随着拓跋斩月的落败,第一副盟的位置就等于跟他说再见了,如果还想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那就必须有人能够击败神皇月,这不管神皇月是否对这个职位感兴趣,他们都必须重新抢回来。

在拓跋斩月落败后不久,拓跋家族就运转起来,他们打算击败神皇月,夺回属于他们拓跋家族的荣耀。

千万不要以为拓跋家族就一个拓跋斩月,其实作为一个能够霸占一个神宇的超级势力来说,种族中诞生几个超级强者是很正常的事情。拓跋斩月绝对是拓跋家族位高权重之辈,就算落败,也不会对他的地位造成多少冲击,由于平时他根本不关心第一副盟的事情,所以在拓跋家执掌这个职位的乃是一个叫做拓跋炬,他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呆的太久了,如今要让出来,如何会心甘情愿。

要想抱住第一副盟的位置,拓跋炬就必须击败神皇月,要不然他的第一副盟之位就要跟他说拜拜了。拓跋炬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经济增长方式和结构调整是最重要的方面。国际收支不平衡的产生是和储蓄、消费、投资、进出口等方面出现的深层次问题相关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想好了要挑战神皇月。

拓跋家族最近都在忙碌着这件事情,要挑战神皇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毕竟神皇月乃是实打实击败拓跋斩月,要想将之击败,就必须拥有超越拓跋斩月的实力,如此一来才可以去挑战神皇月,要不然新仇未去又添新恨。

因为神皇月的缘故,整个诸神联盟陷入了动荡中,对于绝对纯粹世界的探测速度自然要放缓,不过整个行动还在进行着……

浏览阅读地址:



宝宝拉肚子水样便
亮甲对治疗灰指甲有效果吗
宝鸡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