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大宋第一太子 第97章 偶遇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大宋第一太子 第97章 偶遇

在这个时代当兵打仗胜了的话自会有封赏的,这些无外乎是封官赐爵,赏钱,但是这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很多的人的功劳不太高,也就只能赏diǎn钱什么的?

但是经过凯旋门就不一样了,在全城百姓的瞩目下,有功的将士可以从这里走过,然后再进城,有一条必须是有功的将士,这就给他们很大的虚荣心,这比直接赏赐钱财效果要好的多。<-.

尤其对于那些功劳不大的人来説,这是极大的荣誉,可以给他们极大的鼓舞和激励。

经过赵旭的一番解説,大家总算明白赵旭的意思了,这一招高呀,可以让士兵有很大的动力,没有説的大家都是赞同,距离皇上回到汴京还有十几天,赵旭很快吩咐下去,相关的人员准备去了。他自己则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这一日他带着董玄烨和刘红庆他们在城中溜达,当然陪同的还有苗训。按理説现在的刘红庆和董玄烨应该是很忙才对,他们现在的身份再给赵旭当护卫是有diǎn大材小用了,不过他们就乐意这么做,再加上这天他们也没事,就厚着脸皮来了。

此时赵旭的一行人就在汴河的码头,汴河也就是通济渠,是隋朝开通的大运河一段。

隋炀帝的时候,征伐河南淮北等数万的命中,开掘了名为通济渠的大运河,它是自洛阳西苑引谷、洛二水入黄河,经黄河入汴水,再根据春秋时吴王夫差所开运河故道引汴水,流入泗水以达淮水。故运河主干在汴水一段,习惯上也呼之为汴河。

到了现在汴河是国家漕运的重要交通枢纽,商业交通要道,江南的粮草大部分就是经过这汴河运到北方的。

赵旭一行人正在一旁看着码头上的情景:

看到码头上人口稠密,商船云集,好不热闹。旁边又有茶馆,人们有的在茶馆休息,有的在看相算命,有的在饭铺进餐。

向远处的河里船只往来,首尾相接,有的人拉纤,有的人摇橹,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看来是正要出货。

也有的靠岸停泊休息,更多的是正紧张地卸货,好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横跨汴河上的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木质拱桥,它结构精巧,形式优美。宛如飞虹,所以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眼光的娶了彩虹桥。有一只大船正待过桥。

船夫们有用竹竿撑的;有用长竿钩住桥梁的;有用麻绳挽住船的;还有几人忙着放下桅杆,以便船只通过。邻船的人也在指指diǎndiǎn地像在大声吆喝着什么。

船里船外都在为此船过桥而忙碌着。桥上的人,伸头探脑地在为过船的紧张情景捏了一把汗,也许是单纯的看看这种景色罢了。

在彩虹桥的两边也是一副热闹的景象,桥头布遍刀剪摊、饮食摊和各种杂货摊,两位摊主正争相招呼一位过客来看自己的货物。

一行人看过码头再次回到了城内,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即使是现在也没有这么热闹。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上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説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看着来来往往的交通工具还真是种类繁多:有轿子、骆驼、牛车人当然还有骑马,形形色色,样样俱全,把一派商业都市的繁华景象呈现于人们的眼前。

“公子你看,这汴河好是热闹呀!”苗训到现在依然是叫赵旭为公子,这比叫主公好多了。

“先生,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不肯愿意做官,当初父皇要给你封官,可是你却执意不肯,这是何意呢?”赵旭此时的形象和平时是截然不同,因为他的嘴里吃着的正是糖葫芦,他还吃的津津有味。

“公子,一入官场身不由己,我还是跟在公子身边的好,这样的话就可以时时为公子驱使。”苗训依然手持一把羽扇,时不时的轻摇几下。

赵旭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苗训自己是拿他一diǎn办法都没有:

“不説这些了,今日如果父皇在这里看到这一片繁荣的景象一定会很高兴的,看来改朝换代并没有给这里的百姓、商人带来多大的影响,这是最好不过的,否则我们真的是逆天行事了。”

“公子説的是,这不恰恰説明我们是顺天应民吗。皇上雄才大略,以天下为己任,结束战乱只是时间问题。”

听着苗训説着,赵旭这家伙居然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山楂核,那一串糖葫芦还没有吃完,正在这时候,他看到前方一个老婆婆带着一个满脸脏兮兮的孩子。

看那老人是样子快是饿的不行了,就连那孩子也快不行了,两人就这样躺在一处冷清的街道旁,无人问津。

看到这里赵旭快步走了上去,用手谈谈老人的鼻息,恩还有气息就是十分微弱,嘴唇干裂,看到有人在她跟前,努力的睁眼看了一下。

这时候苗训快步走了上来,看了看这地上的两个人,然后多赵旭説:

“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太饿了,所以全身没有力气,也没有什么大碍。”

赵旭一听立刻就吩咐刘红庆去买两碗肉汤过来,这时候给他们其他的东西也是吃不下呀,只有是肉汤之类最好下咽,同时也最快恢复体力。

不一伙刘红庆就端着两碗热腾腾的肉汤,来了,赵旭连忙他们喂下,这也花费了他们很长的时间,不一会儿老婆婆和那个小孩子都是恢复了过来。

“来琼儿给恩公磕头,等找到你的父亲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听到没有。”説着老婆婆就拉着那个小孩给赵旭行礼。被赵旭他们给阻止了:

“老婆婆你不用如此多礼,快起来,恩老刘扶着老婆婆我们找一个好diǎn的饭馆你他们好好吃上一顿。”

很快赵旭抱着那个小孩,其实已经不小了大约有七八岁的样子,身体倒也壮实,不过浑身的破烂,遮挡了他原本的容貌。他们一行六人来到了一个不错的酒楼。

一定金字扔过去,酒楼老板都屁颠颠的跑过来伺候,也不狗眼看人低,什么叫花子不让进之类的话全部咽会肚子里去了。赵旭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不胜唏嘘。

等到他们吃完赵旭才开口问道:“刚才听你的意思你们是来找人的,怎么落到这个地步?”赵旭这样问是有他自己的道理。

刚才这个老婆婆説道琼儿等找到你父亲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人家,説明他们是来找人的。

“好叫恩公知晓,这是我的孙儿,其实是我家老爷的孙子,我家老爷多年前被当时候的皇上给杀了,我们东躲西藏的就走失了,这孩子的父亲也就是我家少爷也不知道到了那里,后来我一个人领着襁褓中的小少爷,这一晃好多年都过去了。”

老婆婆説着説着眼泪就不停的流泪下来,看来真的是吃了别人意想不到的苦。

“老婆婆别激动慢慢的説,那你怎么多年没有想过找你家少爷,现在怎么想起来带着孩子来了呢,再説你老怎么就知道他在这汴京城里呢?”

赵旭问的也对,这么多年了,战乱不断,也许她口中所谓的少爷早就死于非命了,再説她的少爷也不一定在汴京呀。

“这么多年我领着小少爷一直都在北方,哪里总是战乱,最近我从一个当地的商人嘴里听到我家少爷在汴京做了一个大官,于是我就带着小少爷来这里碰碰运气。”老婆婆倒也实在。

“婆婆你想过没有,万一你们找不到你家少爷怎么办,比如説今天你们就差diǎn……”是呀如果不是碰到赵旭他们很可能就而是在这里了。

“唉,那也没有办法,在北边也是饿死,还不如到这京城来呢?”老婆婆一脸的悲戚。

“哥哥,我以后会报答你的,谢谢你让我吃饱饭,先生説diǎn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赵旭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小孩子説话这么得体,还涌泉相报,他也没有在意,可是在后来这一句话居然成为了现实。

“恩公,不要奇怪,在村子里有个老先生识字,每日琼儿都去跟他学识文断字。”老婆婆估计是看出了赵旭的疑问,开口解释道。

赵旭释然了,把小高琼报到自己腿上:“哥哥不要你报答只要你能好好做人就行了,对了婆婆你家少爷加什么,我在这汴京城里的熟人多,説不定可能认识,这样的话你们也不用奔波了。”

“恩公,我家少爷叫高怀德,就是叫高怀德。”

老婆一句话吧大家震住了,这小家伙是高怀德的儿子?

陕西治疗妇科方法
小儿厌食吃什么中药
脉络舒通丸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