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曹章完成了从大人物到小人物的蜕变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在曹村,曹章完成了从大人物到小人物的蜕变,完成了从唯物主义到唯心主义的蜕变,走完了他既漫长又短暂的人生旅程,最后十分满足地躺在祖宗占据的那块土地上。

一、荣归故里
1949年6月,中共中央成立了平津卫戍司令部,曹章所在的部队随即由过去的对敌厮杀变成了担任了京城警卫、守备等职务。因为部队的作战性质变了,要求战士们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曹章不识字,体型也不佳,所以在京待了二年后,就转业回到了地方,上级要求地方政府妥善安排。
1951年初冬,曹章站在了靠水镇人民公社办公室里。虽然没有了帽徽领章,虽然两腿弯曲,一身戎装的他再加上京城卫戍部队的头衔,特别是曹章随身携带的一套马列著作令人民公社的当权派刮目相看,立即安排曹章担任曹村小学教师。
办完公事回到家里时,已近中午。当曹章踏进自家大门时,年迈的父母亲和两个妹妹就迎了上来。是啊,毕竟是一别九年啊,那可是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是一个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随时丢了的年代,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又回到了家,全家人能不激动吗?
“别哭,别哭,要坚强些,革命者流血不流泪。”曹章用在卫戍部队学的普通话安慰着哭成一团的全家人,不过普通话说得不标准,明显地带着土腥气。
“不哭、不哭,娘是高兴来,和你一起出去的曹路和曹胡都没有活着回来,娘是高兴来,枝、叶,别哭,你哥回来就好,就好。叫哥。”娘哽咽着甚至人才也招不来抹着眼泪对两个女儿说。
“哪个是枝,哪个是叶?来,握握手。”还是带着土腥气。

二、新的生活
卫戍部队的特殊性质和要求,迅速地改变了在战场上滚打摸爬的生活习性与习惯,曹章虽然只在卫戍部队呆了两年多,但是一些在卫戍部队的要求,坚持了下来并带回了家。在述尽了九年分离、战争年代的甜酸苦辣的第一天后,曹章用普通加土腥的话严肃地向老娘提出了要求:“娘,从今日开始,要准备热水,一天一遍洗脚水,三天一遍洗澡水,要雷打不动地贯彻执行。”
“哎呀,章啊,不用说三天一遍是洗澡水,就是一天那一遍的洗脚水,咱也烧不起啊。哪来的烧草?”是啊,从清朝末年打到现在,百年战乱后的新中国可是一穷二白,娘没有说假,娘不敢说假,娘说了假也没有用。曹章的鸿鹄之志被当头一击。
回家后的第三天,曹章就带着马列著作去了学校,亲眼看到了闻而不见的天书、被曹章放在了桌子上,校长和教师们都严肃地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迎接新来的同事。不过,校长跟其他教师不同的是,除了恭敬,还多了份责任,那就是如何让人尽其才、各尽所能,尤其是从卫戍部队、从京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5月29日发布政令下来的人。不过,经过校长同曹章的几轮交流,最终达成的共识是曹章担任了本校的体育教师,尽管体育教师曹强表示了不满,但最后也表示了认同,因为曹章识字太少,而且书法水平太低,即使是“曹章”这两个字,你解释着他才能知道这两个字代表他的名字。
从此,你就可以看到学校操场上,那个两腿外弯(土语:镰柄腿),着一身军服(无章、无徽)的曹章在操练学生了。不过,真正让曹村社员惊奇的是,村办公室前那个大湾塘,每天早晨有一个人围着湾塘、在湾塘边上奔跑,起初,大家以为是谁因为遇到了什么挫折,在自寻短见,后来才明白那是曹章在晨练。虽然跑得浑身臭汗,也只能在季节适宜,温度合适时在湾塘里洗一洗,因为三天一遍洗澡水,他老娘实在是没有能力兑现。
因为词不达意、行不达标、不能按体育大纲教学,曹章以不能胜任职务为由离开了学校。校长有些不太讲政治,既没有顾忌到著作的脸面。也没有顾忌到卫戍部队的面子。不过为了能下个台阶,村里安排了曹章担任了曹村的值班民兵。曹章有些苦恼,特别是有些孩子见到他仍喊他老师时,他就特别苦恼,在苦恼时,他翻开马列著作寻求解决的办法,总是找不到与之适应的战略战术,他就在巡夜时掰几班新鲜玉米棒、或到生产队里的菜园里拔几个萝卜带回家,以平衡自己的心态。常常一边啃着萝卜,一边想:实践比理论好,实践简捷、实惠。
俗话说的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七百六十二天后,曹章的这种行为被发现举报,结果是写了十遍检查,挨了十次斗,同时还被剥夺了巡夜权,每次曹章都是用质量逐年下降的普通话说:“民以食为天嘛,不就是拔了几个萝卜嘛。”本想去北京找所在部队的老首长阿里汉对此深有研究们解决某前的困境,可是憋了一个月也想不到合适的理由和恰当的措辞,最后是不了了之,然后就憋屈在家里,不乐意出头露面了。不乐意抛头露面的曹章便有了许多属于自己的空间。

三、蜕变
不过,憋在家里的曹章并没有闲着,他翻出了一箱旧书,什么:六爻占卜、奇门遁甲、八卦周易、四柱预测、铁板神数、万事不求人等等等,这是他爷爷“曹半仙”的遗物。曹章之父虽然没有继承乃父的眩晕之术,但是他看到父亲对这些东西爱其一生、和这些东西时不时给家里带来一点实惠,就在父亲去世之后力排众议,没有将其放到父亲的棺木里陪葬。曹章更是看不懂,但是他将它们从箱子里取出、抚平,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已经摆放着马列著作的桌子上。这样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并存,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在这栋屋子里纠结,在曹序的心中纠结。最终唯心战胜了唯物,曹章以“曹半仙”嫡传三世孙的身份粉墨登场了。
既然要出场了,总得要有个彩头、设个牌位,为这曹章死亡了不少脑细胞。供钟馗吧,不对,因为今后的业务不光是捉鬼;供周文王吧,不对,因为今后不光算卦;供狐仙吧,也不对,因为今后还要看风水。由于涉猎的范围广、业务多,曹章难以给自己定位,最后只好在摆放书籍的桌子上放上一对蜡烛台,中间放上一只香楼,时不时地烧一株香了事。
经村里“铁嘴兔子腿”(还要为他写传)一宣传,曹序的唯心生意立即红火起来。那是曹序请了“铁嘴兔子腿”喝了一场小酒之后,不出十天,曹序看风水、察阴界、叫吓着、捉鬼降妖、呼风唤雨等十分灵验的仙术在“铁嘴兔子腿”的忽悠和串悠下,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了。
村西头、曹奎他老婆说话有气无力,两眼无精打采,走路弱不禁风,一幅病态,在与医院周旋了二年后,调整了思路,主攻指向了鬼神仙家。为了省点路费,没有去拜访远方的“和尚”,就把希望寄托在曹章身上,曹章应邀前往村西。
曹章背着一个背包,背包里放着一把菜刀、一些烧纸,烧纸上画着一些曹序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所谓的符,外弯着两腿、迈着本山步去了曹奎家。
曹奎家早已摆上了供、烧上了香,全家人十分虔诚地等待着大师的到来,气氛庄严而又肃穆。他一进门,曹奎忙笑脸迎上去:“来了?”并将自己刚刚坐过的木凳递过去。
“下来!”随着一声大喊,曹章的那把菜刀就狠狠地砍在了刚刚递过来的木凳上,曹奎老婆被这突然怒喊惊得两眼立即精神起来。
就在大家不明就里的时候,只见曹章在屋地上做着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最后就像抓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扔出了门外。然后从背包里拿出画着符的烧纸点燃,一边转圈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烧过的纸灰随着曹章的旋转在飘舞纷飞。
“好了,把供养撤了吧。我还认为是哪个仙家在作祟呢。原来是个冤死鬼,梳着一条长辫子,穿着红夹袄、绿裤子坐在那里,晃悠着两腿在玩呢。”曹章指了指上面的房梁:“这种冤死鬼不配供养,好了,没有事了。”念叨完了的曹章,踌躇满志地向云里雾里的曹奎一家介绍说。
灵验不灵验,不去管它。总之,时不时有哀主求上门来,时不时你就看到曹章背着背包,很严肃地外弯着两腿、迈着大步行走在大街小巷上。
大包干后,年迈多病的曹章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临终前,他一再叮嘱儿子把唯心和唯物两套书作为陪葬品放进他的棺材。
“还是留着吧。”儿子既不解,又觉得可惜。
“随着我——消失吧。”说完这句话,曹序两眼一闭,到祖宗坟地里挣位置去了。

共 29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一开始便抛出主题,“曹章”从大人物走向小人物,从辉煌走向艰辛,最终回归当初的那片土地。人总是在脆弱的时候相信命运,从唯物走向唯心,曹章至始至终没有去积极抗争,如果他自觉提高文化水平,即使当了一名教员,去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也不至于每况愈下。小说层次分明,娓于2010年1月对乡(镇)财政所账户进行了清理归并娓道来,结处颇有意味,既有一种警醒也有一种对曾经的战士沦落的同情,值得细评。【编辑:凌泽风】
1 楼 文友: 2015-06-2 20:44:02 文章里尚有一些用词不太恰当的地方,略有改动,还请老师见谅。期待您更多佳作。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哪些药物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铜川治疗白癜风方法
女性健康知识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