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br中洲村的北边有块沙洲地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中洲村的北边有块沙洲地,方圆几里无人烟,以前是一片坟场,农业大生产时,被生产队开垦出来做了庄稼地。后来实行生产责任制时,又被分发给了各户村民,根据那块地的土壤性质,很适合种植西瓜。于是,每家每户都在那块地里种上了西瓜,待到西瓜成熟时,果然是又大又甜。
地是块好地,但是因为离村太远,而且每家每户只有两到三分来地,往返种作很费时间,地又太少,所以,村民们还是觉得不划算。于是,有人出主意说不如把地承包给某一个人,这样土地多了,种起来就不怕费时费力了。主意是好,可就是没人愿意承包,原因是传说那地方经常闹鬼,村中曾有人说他走夜路时经过那边,远远地见着有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在打架,那叫声在黑夜里凄厉阴凉,如鬼哭狼嚎般,令人毛骨悚然。他当时吓得汗毛直竖,心口狂跳,一路猛跑逃回家,回到家里已是全身透湿,家里人问他话,他也是语无伦次。后来大病一场,一个多月以后才慢慢康复,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以至于一到了晚上,那里就无人敢走。起初那里家家种了瓜,瓜熟季节每家每户都会派人去守夜,防贼防野兽,人多势众,人气旺则阳气重,自然是贼不敢来,邪不敢侵。如今要承包给个人,晚上孤单一人去守夜,自是不免有些胆寒。众人把承包金一降再降,最后有人提议说,不如把地拿给胆大的人白种,待瓜熟时每户人家分他几个瓜吃吃就行了,直到这时才有个人开口应承了下来。此人就是村中最体魄强健,最胆大气粗的吴阿旺,他平生最不信邪,认为世上根本没有鬼,鬼神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心理作怪罢了。
瓜熟季节,吴阿旺搭了一个瞭望塔似的瓜棚,每天独自一人在那守夜,空旷的田野里,除了偶尔几声鸟兽的叫声外,并无什么异样的动静,他心里开始在发笑:愚蠢的人们啊,世上哪有鬼,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多好的一片沙洲地啊,瞧那瓜,又大又圆,多诱人啊,再待几天就可上市了,这下可发了,你们这些蠢蛋啊,如果看见我这一地的瓜,保准肠子都要悔青了。
初一那天晚上,天异乎寻常地黑,伸手不见五指。吴阿旺带上手电筒,拿着木扁担(防贼用的),又去瓜地守夜了。半夜里,他被一阵怪笑声吵醒,抬眼一望,忽然发现瓜地的东边有个龇着牙,披着发,铁青着脸的怪物模样的人,二目如电,放射出幽蓝幽蓝的光,正朝他的瓜棚方向慢慢飘来。起初,吴阿旺心里一悚,但很快地他就镇定了下来,心想,这一定是有人装神弄鬼,想把我吓跑,门都没有!他握紧了身边的木扁担,可是那两束幽蓝的光突然之间就灭了,那怪物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到处仍旧是黑乎乎的一片,他赶忙拧亮了手电筒,朝着那个方向照去,可是除了茂盛的西瓜长在地里,什么也没有。他心里开始慌起来,忽然怪笑声又从西边传了过来,等他回望过去,发现还是那个鬼怪,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真是人装的话,哪有那么快的速度,从东边一下子就闪到了西边?他拿着手电筒的手开始发抖,悠地一下,那怪物又不见了,结果怪笑声有从南边传了过来……他再也呆不住了,迅速地从高高的瓜棚架上滚了下来,拔腿就朝北边的方向跑去,幸好家的方向是在北边,不然的话,定然要吓死在瓜地里了。
吴阿旺一口气跑到家门口,使劲地拍着门,大叫着:“快开门呐,快开门呐!”吴阿旺的老婆把门一打开,吴阿旺就扑进门里,赶紧把门关上,一连声地自言自语道:“原来世上真有鬼,原来世上真有鬼……”
第二天是个晴好的日子,吴阿旺挑着箩筐,带着老婆准备到沙洲地里去摘西瓜。一路上,他心里喜滋滋的,盘算着把这些瓜卖了,就把家里的第三层房子给盖上去。可是到了瓜地里一看,他的心一下子凉到了脊髓骨,瓜地里一片狼藉,西瓜不见了,只剩下一地的破藤烂瓜……
吴阿旺和老婆双双瘫坐在瓜地里,半晌才哭出声来。

共 1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于现今人们来说,“鬼神”一向是个敏感而神秘的话题。那么世界上真的有鬼吗?作者以一个情节完整且变化曲折,跌宕起伏的小故事,表现出了人类对鬼神的话题的恐惧与不安。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而小编觉得这世间是否真的有鬼,还是看个人的心。需要我们用这一生去检验,倘若心安坦然无鬼,即便遇鬼也无惧无畏;如若心中有鬼害人,即便无鬼也心神难安!这篇微小说生活有趣,看似是写农村人民对“鬼神”话题的愚昧无知,看完觉得有些许惊恐不安,认为不可思议,甚至有些荒谬。细细品味过后,方知此文实则耐人寻味,引人深思。文章虽字数不多,可它却内涵深厚,既有对现今毁坟开垦现象的抨击,也有对农村人民自私自利心理的形象刻画和描写,巧妙的揭露了世间深藏于暗的人性丑陋面,让人不禁见文思己,反省自我……欣赏佳文,推荐共赏!【编辑:馥雅娉婷】
1 楼 文友: 2016-05-24 10:04:22 欣赏佳作,感谢老师投稿晓荷。谢谢!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银川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绍兴十佳男科医院
益母颗粒需要经常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