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在街坊邻居的眼里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在街坊邻居的眼里,我大约得疯癫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看吧,偌大的一个广场,四周黑乎乎、静悄悄的,音乐响起,划破黑夜的静寂,迅速向四周曼延扩散,空气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有规律地浮沉摇摆,且弥漫着轻盈欢快的因子……可是,只有我一个舞者!原来曾经追随我的姐妹们,或迫于生计无暇舞蹈,或缺乏恒心与毅力,或过了刚开始的新鲜劲儿便厌烦了……总之,再也无人陪我开心舞动了!不由感慨,人生路上,能长久地陪伴你的人真的极少极少!
而她,只有她,几乎天天与我作伴。她叫社凤,原先是间歇性精神病,不定啥时候会犯,旦慢慢会好转。可这几年,她却一直疯癫着,平日啥活儿不干,倒是把自己收拾得整洁清爽、明快麻利的,成天在街上穿来转去。她的嘴一直说话,且声音宏亮,口齿清晰,只是没有边沿儿,前言不搭后语,且表情丰富,似有谈笑风生之状,不时还会爽朗地笑几声,可内容却无逻辑,无中心,整个儿一胡言乱语。但你千万别跟她搭腔,一搭上她便胡说八道,满嘴污言秽语,甚或要骂你了。更让人疹得慌的是,即使夜晚时,她还会躲黑影儿里,依然嘟噜不停,还会开怀大笑,往往会让路过的或熟识或陌生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那晚,我正独自舞蹈,她又来了,一进广场,她便把身上外套脱下,蹬好马步,抖开双肩,一抡胳膊便把那件衣服甩出好几米远,然后冲我微微一笑,便蹦将起来。她不模仿我的动作,只是随意地抬腿、抖肩、伸胳膊……不过,倒是有模有样,且比较有节奏感的。过了一会儿,她竟然脱下一只脚上穿着的高筒胶靴,顶在头上,脚下依然跳着,那胶靴竟然还在上边晃悠了半分钟呢。我断断不敢与其搭话儿,只是,偷偷瞥瞥她,看到她奇特的表演,有些忍俊不禁,舞步遂即更加轻盈畅快,心底也涌起满腔感激。社凤,谢谢你的陪伴!
另一个常去广场的是花儿,她可是我的老伙伴了。想她不知怎么颠沛流浪到我村儿,好心人把她介绍给有小儿麻痹后遗症的红杰为妻,他便为她起名儿花儿。花儿的心理年龄大约只是如三五岁的孩子。她最爱做的活儿是走街穿巷捡拾些废品换个小钱儿,然后买些小零食“独吞”,连她亲生女儿也不让吃的。她面目慈善,活泼可爱,虽然有些智障,但还是蛮讨人喜欢的。
花儿的精神生活大抵是极为枯燥贫乏的,所以,去广场看跳舞成了她惟一的精神追求,认真地看,热情地欢呼叫好,有时,她还主动为我们打扫卫生。一来二去,她便与我特别熟悉了,以至于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见到我,就会亲切地搭讪并询问:“霞的,啥时跳舞啊?”
每晚,花儿早早来到广场候着,一见我来到,便手舞足蹈,并欢呼雀跃:“霞的来了,霞的来了!看跳舞喽……”待音乐响起,我踏着节拍,如在弹簧上弹跳时,她便傻气可爱地鼓掌,时不时地还调皮地朝你竖竖大拇指,脸上写满骄傲与自豪。
古语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时不时传入我耳中的“社凤和花儿是你的好朋友啊”,逐渐地在心中变了味儿,那嘲讽与讥笑的成分越来越浓,竟至于让我闻到了一股鄙夷的气息。
但我知道,我过着我的生活,我想要的生活——让运动为身体储存健康,更为心理积蓄快乐。真想对他们说,这种疯癫我喜欢!你们笑我太疯癫,我还笑你们看不穿呢!但又一想,算了吧,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一个人的狂欢,与他人无关。
于是,我不做任何辩解,只是冲他们傻乎乎地翻了下白眼儿,吐了吐舌头,憨笑了……

共 1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标题《如此疯癫》具有极强的趣味性,设下了伏笔,让人急于读下去。小说中的三个人物果然都是“疯癫”之人。“我”独舞者:偌大一个广场,四周黑乎乎、静悄悄、音乐响起、翩翩起舞,在街坊邻居的眼里大约得了疯癫病了;社凤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几乎天天与“我”作伴,陪“我”跳舞。在“我”的眼里,她是“我”唯一的老舞伴;花儿智障患者,去广场看跳舞是她唯一的精神追求,一见到“我”来,她便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在“我”的眼里,她是“我”的老伙伴。但我们都是爱“舞”之人,正应了古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人们对舞者有讥讽,有鄙夷,但“我”过着“我”想要的生活,不做任何辩解。到最后读者才豁然开朗:“我”的“疯癫”是为舞蹈、为运动、为健康——为“我”想要的生活。小说构思奇特,人物性格鲜明、描写具体、手法灵活,引人入胜。是一篇很好的微小说。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淡雅晓荷!(编辑:雷霆)
1 楼 文友: 2016-11-19 16: 6:29 欣赏佳作,学习了!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关节积液用什么药
快速心律失常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