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代表风魔第四百九十章百年海军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风魔 第四百九十章:百年海军

萧寒驾了车,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庄园。

下了马车,如玉便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频频的给萧寒使眼色了,萧寒知她心中疑惑,便传讯让她去书房等候,他忙完了一切之后,又去释放了那被关在地窖中的老管家,叮嘱一番之后,才恢复了黑塔的模样,返回了书房。

“爷?”如玉一个待在书房是惊魂未定,胡思乱想,心中是一团乱麻,好容易看到萧寒推门走了进来,慌张的站起来,迎了上去。

“你一定很想知道,静室之中,我对欧阳倩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还有欧阳倩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萧寒开口说道。

“贱妾就是想知道,爷若是不想说,贱妾也没有办法。”如玉脆生道。

“你倒是还有些自知之明。”萧寒点了点头说道,“欧阳倩确实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过并不是她自己发现的,而是我主动告诉她的。”

“爷跟欧阳大总管达成协议了?”如玉微微一惊道。

“那样的情形下,欧阳倩还有别的选择吗?”萧寒冷冷的一洒道。

“未知爷怎样处置如玉?”如玉眼睑微微的闭合,状似神伤的问道。

“你很像知道吗?”

“如玉命薄,但凡有一线生机,还是想争上一争的。”如玉心神坚定的说道。

“你可知道,你的命运可掌控在我的手中,你拿什么争?”萧寒冷冷的一笑,不屑的说道。

“大不了我可以一死。”如玉昂首直视萧寒说道。

“你倒是个烈性子,不过,你并没有选择生死的权利,你想死可以,不过你得想一下,得多少人会为你陪葬!”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如玉惊恐万分道。

“我看你还是好好的活着吧。”萧寒冷冷的说道。确实如此,如玉一旦身死,牵连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到时候多少人口落地都不自知。他为了少死人,同时也避免大规模的兵乱,这才以黑塔的身份威逼欧阳倩跟他合作,不然,若是等獠牙发动政变。估计不知道多少无辜之人会死在这场动乱之中!

獠牙如今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胜则成为一方霸主,万户侯,败则死无葬身之地,一切的一切都是欧阳倩挑唆谋划的,如果不是萧寒这个变数的存在,这场政变的成功率会非常之大,但是现在策划者已经临阵倒戈,一个本来计划中的傀儡能有多大的做为实在是令人商榷。

当然。不排除獠牙自己本身就有这个打算,暗中积蓄了一些力量,但他一直没有发动,肯定是力量不足,要不是欧阳倩的鼎力帮助,估计他也没有这个胆子,之前的畏缩不前,想等着欧阳倩成事之后出来摘桃子就是明证。

欧阳倩也知道欧阳世家不能走到前台,否则会引发一连串的变故,所以不得不推出獠牙这个傀儡。

这兄弟两人估计在欧阳倩的眼里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欧阳倩也不至于现在就动手了。

但是自己所作的这一切都似乎被人家洞悉了,功亏一篑不说,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欧阳倩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不但可能赔进去几十年的心血,还有可能连性命都赔进去,她的心就如同被利刃狠狠的割了一道口子,血哗啦啦的往外冒着。

“另外,欧阳倩把你送给了我,从今往后你跟欧阳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萧寒对如玉说道。

“啊?”如玉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你难道还想给欧阳倩当卧底,将我出卖给欧阳世家吗?”

“不,不是的,贱妾……”如玉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几天就待在庄园里吧,哪里都别去。”萧寒命令道,“下去休息吧,有事会叫你的。”

对待如玉,萧寒还不想赶尽杀绝,好歹这个女人的本性还不坏,就是为虎作伥了,性子到还烈性,一夜夫妻百日恩嘛,且让她先误会着吧

“主子?”

“回来了,有什么消息没有?”

“有,关于獠牙大人的。”剑五偷偷的朝萧寒脸上瞄了一下,发现萧寒眼眸闭着,一副恬淡的模样,忙又将头低了一些,做下人的,主子越是不在意,越可能最在意,所以绝对不能够太轻慢了,否则被恼恨了,可就是自己吃亏了。

“说吧,獠牙那儿都有什么动静?”萧寒浑然不在意道。

“獠牙大人的血衣队最近频频有异动,好像监视了城中不少贵族和富商,还有不少官员也被监控了。”剑五说道。

“嗯,这些我已经知道了,老二的情报处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让你调查的那个罗俊的情况,有进展了吗?”萧寒微微的一颔首道。

剑五心中一凛,剑二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海上,情报处的人根本没有接触过主子,主子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难道主子另外还有力量?

一想到这个,剑五顿觉后脊梁骨发寒!

“剑五,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愣?”萧寒见剑五愣神,恼道。

“主子,对不起,我刚刚想怎么跟主子说,这不留神的走神了。”剑五忙解释道。

“不就是一个人,有什么好想的,说吧。”

“主子,这个罗俊是十三年前来咱们蒙哥城的,起初是在一家商行给人家记账,然后咱们总督府不是招人嘛,他嫌那家商行的待遇太低,就跳槽来了咱们总督府,老主子看他生的俊美,因此就不太喜欢,不过这人确实有点本事,管账、记账都是一把好手,人也挺机灵的,就没有留在本院,去了西苑做了一个管账的小记,然后慢慢的升上来了,短短的十余年就爬到了西苑副总执事的位置,西苑的执事是老主子的当年的一个老弟兄,把他放到那个位置上。一是信任,二呢就是让他养老,所以这罗俊实际上已经是西苑的管事之人,西苑掌管总督府的衣食住行。还有府里的采购,侍女和奴仆的管理了,可以说府中的除了主子们之外的经济大权都在西苑手中,这个罗俊能够将这数千人管理的井井有条,每年年终的时候都能得到老主子的奖赏。去年老主子还动了想要将罗俊调到军中效力的呢!”剑五将罗俊的情况一一的说了出来。

剑五在总督府地位不低,罗俊说白了就是管杂役的头儿,在外人眼里,那自然是很有些权威的,在他的眼里,那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黑塔总督手下一条狗而已。

所以,平素剑五是不会跟这种人打交道的,要不是萧寒叫他去调查这个人,他甚至还想不起来总督府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

“这个罗俊可有妻妾、子女?”萧寒问道。

“好像没有。这个人生的到还可以,就是一个守财奴,这么多年来,据说敛了不少家当,还在城外买了一座不小的庄园。”剑五道。

“难道他这十三年来就一点没近女色?”萧寒怪异的道,找剑五所说这个罗俊只爱财,不喜女色,可不近女色就有点不太寻常了,难道他那方面不行?

都说有贞节烈女,可没说有贞节烈男的。为了一个女人,这个男人居然过着苦行僧的生活,这连他心中也不禁生出一丝敬佩来。

只可惜的是,不管是是贞节烈男。还是别的什么愿意,这女人是不可能还给你了。

“最近这个罗俊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吗?”萧寒问道,像罗俊这样的间谍,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启用的,有的间谍一辈子潜伏都未必会有启用的一天。

罗俊的位置不高,也接触不到机密。可是他毕竟在总督府生活了十三年,只要他用心观察,不愁找不到有价值的情报。

“没有,还向往常那样,每天吃过午饭,小睡片刻,然后带上一副鱼竿去河边钓鱼,晚饭之前回来,一般的情况下,都是收获颇丰!”剑五道。

“他去那条河钓鱼,都见过那些人,这些人是不是有重复出现过的,这些你都查过吗?”萧寒追问道。

“主子,我……”剑五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个罗俊你给我继续调查,不过不要打草惊蛇,前晚不能让他发现,听明白吗?”萧寒道。

“多谢主子宽宥,剑五一定为主子好好办事。”剑五连忙道。

“好了,你下去休息吧,没事不要上来打扰我!”萧寒挥了挥手,示意剑五出去。

“剑五告退!”

碧落和雪影接到萧寒平安的消息,立刻通过秘密渠道将消息传递给了龙堂,龙堂的人根本破解不了密码,自然的就将消息传回了龙岛,为了消息的不被泄密,时间上自然是多费了不少,等到蔚姿婷、宁馨儿诸女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起初她们以为是风城出了什么变故,才用如此严密的密码通讯手段,待宁馨儿用随身携带的最高一级密码本解开密码消息的内容,几个女人顿时喜极而泣,欣喜若狂,就差抱头痛哭了。

虽然不知道萧寒在黑塔行省的处境如何,可敏感的蔚姿婷则认为萧寒若是安全,若无生命安全,根本不需要通过风城将消息传回龙岛,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萧寒并不想让人知道他还能活着的消息,他是要对龙族隐瞒吗?

不可能,消息上说他会亲自来接她们回大陆,显然并没有对龙族隐瞒的意思,如果他有这个想法,直接对她们说就是了,还没有人能够破译这种密码通讯。

不是对龙族隐瞒,那肯定是对另外的人隐瞒了,隐瞒什么呢?对了,萧寒不想有人知道他出现在黑塔行省,消息上说的不太详细,可能风城那边也不清楚,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他不会如此做的。

不得不说,女人的联想力确实十分的强大,一个女人也许猜想不全面,可是三个、四个、五个呢?

于是乎,几个女人一商量,一合计。决定先隐瞒这个消息,该寻找烈阳草的,继续寻找,该接受并训练逐浪号新水手的继续训练。当然名目还是搜寻失踪的萧寒和火龙王了。

风城来讯自然被龙族关注了,不过蔚姿婷找了借口推掉了,无非是风城与剑神山之间的恩怨。

萧寒和火龙王比武之后双双失踪,这也耽搁了秦天去精灵森林的日程,好在洁卡西能力很强。很快的就熟悉了龙相的事务,等上了轨道之后,秦天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就带着秦雨动身去精灵森林求取生命之露了。

秦天这一走,蔚姿婷就把萧寒在明岚帝国黑塔行省的消息告诉了洁卡西,这下有了洁卡西的帮村,萧寒安然无恙的消息就彻底的给暂时隐瞒了下来!

欧阳倩将獠牙一通大骂,后者自然是满含委屈的离开了雾隐阁,她知道獠牙是个心胸狭隘之人,回去之后肯定会报复的。只不过现在勉强的被自己压下而已。

一步错,满盘皆输,自己以前还真是小瞧了黑塔,总以为这个人只不过是个有点心机的莽夫,没想到他的心机是如此的深沉可怕,明明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却一直隐忍不发,一直到现在!

如此枭雄,如不能为我欧阳世家所用,就必须除掉!

可是。怎样才能除掉黑塔呢?

他能够只身回来,显然是已经控制了黑塔舰队,不然的话他是无法分身回来的。

“事到如今,就只有请他出手了!”欧阳倩银牙一咬。双眸中透露出浓烈的杀机。

黑塔城,火云邪神府。

身着火红铠甲的火云邪神刀削的脸庞,面色冷峻,下颚短短的呼吸,一头火红色长发披在冰冷的铠甲之上,面前近似楠木案几之上。雕漆盆中盛放着几块烤的金黄的兽肉,另外就是酒壶一个,酒樽一杯,然后就是一双象牙筷子。

“启禀大统领,蒙哥城飞信到!”

“呈上来!”

“是,大统领!”

火云铁骑是火云邪神一手带出来的,虽然只有五千人,可对火云邪神是忠心耿耿,就算火云邪神要提兵造反,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跟随的。

火云邪神满饮一大杯酒之后,接过手下递上来纸条,一目扫过之后,纸条便化作一片灰烬落了下来。

该来的,还是要来!火云邪神叹息了一声,拿起酒壶给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酒液。

“大统领,可是火舞小姐……”

“不该问的,你最好别问!”火云邪神瞪了自己的属下,呵斥一声道。

“是,大统领!”

“告诉副统领,我要离开黑塔城几日,让他暂代统领一职!”火云邪神平淡的说道。

“大统领要去何处,可否让属下们跟随?”

“本统领又不是小孩子,要你们跟着做什么?”火云邪神眼珠子一瞪,“再说了,这一次我是去看火舞,你们跟在身边碍手碍脚的。”

“大统领是去看火舞小姐吗?”

“我去看火舞,你高兴个什么劲儿,我火云的妹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娶的。”火云心知道这部下的心思,而且他的几个亲近的部下,都对自己的妹妹有那么一点心思,可是火舞谁都看不上,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乱点鸳鸯谱吧!

火舞自幼体弱多病,要不是她有火云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哥哥,早就病死了,因为身体的缘故,火舞不能修炼武技,也不能修炼魔法,可能是久病成良医吧,火舞的医术高超,有神医的美誉,不知道治愈了多少疑难病症。

火舞生性善良,但是能医不自医,她的毛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所以先天性的疾病,当年火云为了治疗火舞身体的毛病,此处求医问药,最终只讨到一副残缺的方子,硬是靠着这副方子,火舞活了下来,但是却不能根除。

火云四十岁的时候,才得到这么一个妹子,父亲在火舞出世之前在一次战斗中,身受重伤,不久之后不治身亡,母亲因为目睹的父亲亡故,悲恸之下,生下火舞之后,不久也跟着辞世了,实际上火云是又当爹妈又当哥哥。兄妹两个是相依为命,后来遇到了黑塔,火舞看病要钱,火云没钱。就这样火云就跟了黑塔,南征北战,立功无数,成就赫赫威名的火云邪神!

因为火云比黑塔还大一些,所以黑塔一直以火云大哥相称。

火云有了钱。本身修为也渐渐强大起来,于是才给了火舞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因为不能修炼武技和魔法,火舞自幼就是一个药罐子,长大之后,渐渐的就对草药感兴趣,所以火云千方百计的想让火舞开心,就送她去学习草药。

苍茫大陆上代表草药学最高成就的自然是自然神教,自然神教也会教授一些普通人草药方面的知识,只不过要学习如何治病就必须加入自然神教。

火云自然不肯让自己妹妹加入自然神教。于是乎,就偷偷的命人搜罗各种药方,用尽了各种办法,让妹妹自己研究学习,火舞在草药学上天赋惊人,凭借哥哥给她搜罗的药方,渐渐的摸索出一些诊病的方法来。

火云的目的就是让妹妹找点(中国商报 赵志芳)事情做,不至于太苦闷了,谁曾想,火舞居然用他搜罗的药方治病救人。而且一鸣惊人,结果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她是火云的妹妹,自然神教都要打上门来抢人了。

火舞展现了惊人的草药学天赋之后。火云大吃一惊之下,赶紧对妹妹进行保护,虽然他措施很得力,但是火舞的名声最终还是传了出去,最终的结果就是,每天求医问药的人是络绎不绝。只把他的府门给踏破了!

火舞也喜欢治病救人的工作,可是火云却不想让她干,因为她的身体太弱了,治病救人那是要消耗很大精力的。

于是乎,兄妹为此差点反目成仇!

火舞虽然身体柔弱,可性子却是极为刚强,她想用自己所学来帮助人,而火云则不愿意让她这么做,虽然她也知道哥哥是为了她好,可她不愿意待在家中坐一个米虫,所以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离家出走。

几次生死边缘之后,火云总算明白了,自己这个妹妹宁死也不肯乖乖的待在家里当她的大家小姐,索性就不再态度强硬了,不过却给她定了规矩,每天只能给多少人看病,还有身边必须有她的人保护等等!

签下这些协议之后,兄妹两个的战争才算结束了。

有了这个协议,火舞在家的时间就少了,除了父母的忌日和年节,火舞基本上不再家中,四处巡医治病,在黑塔行省内,还没有人该招惹有火云骑保护的人。

火云邪神唯一的软肋就是火舞,谁动了火舞,那就等于动了他,这些年,对火舞有不轨之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看中火舞美色的,有看中他的势力的,林林总总的,死在他手下的人已经超过百人。

因为火舞的病,她不能够嫁人,就算嫁了人,也不能行敦伦之礼,因为剧烈的运动或者强烈的刺激很有可能会直接送了她的性命!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不多,火云邪神也不能到处嚷嚷,这叫火舞情何以堪?

火舞注定了一辈子不能得到一个做女人的快乐,所以火云才对这个妹妹是疼惜无比,如果让火舞再失去治病救人的乐趣,那对火舞来说,不啻是一种慢性的自杀!

这是火云邪神不愿意看到的。

火云邪神跨上自己心爱的火云神驹,在夜幕的掩盖之下,悄悄的离开了黑塔城。

与此同时,魔兽之城中,一支千余人的队伍也开始整装待发,这可不是一支普通的队伍,它的组成可不是人类,全部都是圣阶以上的魔兽。

这些魔兽有些事原来元蒙三神兽兄弟的手下,大部分都是后来投奔过来的,魔兽之中向来等级森严,萧虎如今也晋级神兽了,给神兽当手下,这些圣阶魔兽自然没有意义,再说了,他们这些变身人类的魔兽智慧都非常高,而且都非常向往人类世界的生活,一听说要去人类世界,那整个魔兽之城都差点发生骚动!

萧虎知道,此去人类世界是第一批,也不会不是最后一批,而魔兽向来自由散漫惯了,能够让他们编练成一支军队就已经非常困难了,要不是魔兽从来服从强者的个性,否则这还真不太好办。

萧虎是这一支进入人类世界的魔兽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在出发之前。自然需要再一次强调一下纪律,人类世界不同魔兽森林,需要遵守各种各样的规矩。

不守规矩的,是断然不能要的。事关重大,萧虎在风城生活过一段时间,知道如果不守规矩,被人类发现的后果,那会是非常严重的。

“你们当中。跟我走的只有三分之一不到,我只需要三百人!”萧虎身披猩红大氅,缓缓的走上点将台,大声的说道。

“萧虎大人,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就只要三百人?”萧虎话音刚落,底下面就炸锅了。

“你们给我听好了,三百人只是第一批,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批,所以弟兄们放心好了。都会有机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萧虎大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下面吵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好了,这一次我们魔兽第一次大规模的走出魔兽森林,所以跟随本座出去的一定是精英中的精英,绝对不能够丢了我们魔兽森林的脸面!”

“对,萧虎大人说的对,修为低的这一次就不出去了,等把修为修上来,再出去也不迟!”

“我们魔兽修炼太缓慢了,进入圣阶之后。我花了足足五百年的时间才修炼才前进了一小步,到巅峰之境,也不知道猴年马月!”

“兄弟们,我们魔兽修炼确实缓慢。不过也并非不能够加速,大家自加入我萧家军,大家修炼速度是不是比以前快多了?”

“萧虎大人说的对,那个聚灵阵作用真是很大,我们在里面修炼一个时辰都快比得上一个月的了。”

“对,这聚灵阵可是耗费不少魔晶石。萧虎大人对咱们可真是没说的!”

“肃静,肃静!”萧虎伸手虚抬道。

底下顿时静了下来,萧虎如今跨入神兽级别,借助聚灵阵稳固修为,战斗力何止暴涨了十倍之上,更兼他主持修建了聚灵阵,不管是魔兽还是人类在里面修炼都会获得巨大好处,缩短修炼时间几十倍以上,对魔兽这种修炼慢的种族来说那可是致命的诱惑,要不然,萧虎哪能短时间聚齐如此数量庞大的圣阶魔兽呢?

要不是现在的聚灵阵过于粗陋,对神级魔兽修炼的作用不大,估计神兽都能吸引过来。

魔兽森林内数以万计的圣阶魔兽,魔兽之城就聚集了超过三分之一,其中大半都加入了副城主萧虎组建的萧家军团,一小半则被元蒙收服,做了元蒙的近卫,待遇跟萧家军团差不多了,反正正副城主是一家,所以也没有什么不合!

除了魔兽军团之外,魔兽之城第二大势力就是人类了,人类派有一名剑神坐镇魔兽之城,虽然也是副城主,手下可没有什么圣阶魔兽,不过手下一队三百人的侍卫全部都是大剑师修为,等闲圣阶魔兽那是不敢招惹的。

而且剑神云霄坐镇,等闲魔兽也不敢招惹魔兽之城内的人类,况且这里的人类也不会主动去招惹魔兽,人类主要活动在南城,哪里是工厂和科研区,还有人类的生活区,北城可就是魔兽的世界了,除了一些零星人类开设的店铺之外,很少看到有人类单独过去,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才会有成群结队的人类去北城。

因为魔兽之城相对的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场所,又处在魔兽深林核心的区域,远离人类世界,除了神级高手,一般的情况下,人类是不可能深入到这里来的。

所以,魔兽之城对城内的人类来说或许是一个比较巨大的监狱,只不过这里设施完备,比外面高出十倍的薪水,还有就是更好的修炼场所,当然,需要付出的自然是绝对的中心。

选拔进入魔兽之城的人绝对都是可靠的,可追查到四代以上,每个人都有非常详细的履历记录,魔兽之城的秘密就是在风城知道的人也不超过两只手,而且全部都是核心人员,就连萧寒的红颜知己中,绝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这个基地存在的!

除了三百名魔兽军团之外,萧虎还带走了二十人类,毕竟到了人类世界,他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三百名圣阶,这二十人个人类一半是负责后勤的。一半则是萧虎的智囊团,遇到突发事件,跟手下这群圣兽商量那肯定是白搭,所以还不如找些人类跟在身边。再说,这一次可不是去风城,而是去黑塔行省,必须要做足了功课才行!

萧虎是一头感恩的赤炎烈虎,在萧寒的帮助下。他能够很快的突破进入神级,达到了他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梦想,因此对萧寒吩咐下来的事情都是一丝不苟的完成。

萧虎如此忠烈,萧寒自然对他是信任无比,不然这一次也不会点他的将了。

萧虎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到黑塔行省,可不过手下这三百圣兽若是没有一个人压制,天知道会捅下什么篓子,所以只能够一步一步的往黑塔行省移动了。

在魔兽森林,他自然无所顾忌,在命令手下收敛气息之后。十分顺利的就从魔兽森林内出来了!

首先是身份的问题,这个突然冒出三百多人来,这可容易让人生疑,不过心细如发的红玉早已想到了,不但替他们办妥了所有人的身份问题,还给所有人办了紫晶卡,只需要滴血输入姓名就可以了。

有了身份之后,这事情就好办多了,三百多人一起行动,得需要一个佣兵团之类的更大的身份来掩饰一下。

所以一支三百二十二人的中型佣兵团就从魔兽森林的一个边陲小镇诞生了。

原本这支队伍中一共三百二十一人。现在多出了一个红玉,就变成三百二十二人了。

红玉的修为也是圣阶,因为保密的缘故,萧虎当然不可能将红玉的身份透露给手下。所以只说是她是萧寒派过来的使者。

众圣兽一瞧,这使者不但是个圣阶高手,还是一名女子,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魔兽中女性圣阶并不多,只有男性的二分之一还不到,这一次萧虎挑选的三百多圣兽中。女性不到三十人,也就是十分之一不到,他正愁怎么带着三十人,红玉来了之后,三十多女圣兽就交到了红玉手中。

红玉可是大大的吃惊了一把,这可是三十名圣兽,最弱的也不输给自己,自己当着三十人的头儿,这事儿她做梦都没有想过。

不过好在萧虎积威之下,圣兽们一个个都是老实孩子,而且刚刚进入人类世界,圣兽们虽然好奇,可连续不断的赶路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生起那外心思,所以还是比较好管的。

红玉也就是代为指导一下这三十人如何在人类世界生活,难道还能真的指挥她们干活不成?

滚滚一道人流昼夜不停的奔向黑塔行省,原本计划需要五天的路程,现在看起来,至少缩短了一半以上,加上红玉这个熟悉路径的向导,在不走冤枉路的前提下,至少压缩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普通人一天不吃饭就饿的不行,修炼之人几天不吃饭都没有问题,到了萧寒这种境界,吃饭纯粹的就是一种习惯了,其实不吃不喝的几个月都没有问题,他们完全可以从自然界中汲取他们所需要的能量。

昏暗的客厅内,只打开了一盏昏黄的魔法壁灯。

名贵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婀娜的身姿,朦胧的背影,寂寥的神情,让人不忍生出一丝怜惜之意。

“如玉……”

“别碰我!”女人如同惊弓之鸟,弹射似地站了起来。

萧寒面色不愉,一挥手,客厅中所有的壁灯都打开了,霎时间照的亮堂堂的。

如玉脸色苍白的站立于萧寒面前,浑身颤抖不已,嘴唇发白,恐惧的望着萧寒,眼神不知所措。

“你,你这个恶魔,我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冷血,那么残忍……”

“恶魔,你是说獠牙说我喜欢生吃人脑髓是吗?”萧寒顿时明白如玉为何对自己如何恐惧了,任谁听到跟自己同床共枕过的男人居然是一个吃人的恶魔,没有一点反应那是不可能的。

“难道不是吗?獠牙可是你亲弟弟!”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萧寒现在还不想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如玉,而且欧阳倩也未必会心甘情愿的跟他合作,这个女人狡诈多端,是不会轻易的认输的。

即便是他掌控了她的生死,她也可能只是表面上的臣服罢了。

如果有机会反制的话,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手的,对于这样一个女人。那是毫无信义可言的。

“我不明白,你是一个恶魔,吃人的恶魔,我要杀了你!”如玉说着。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把掐住了萧寒的脖子。

“我就站在这你,让你掐,如果你能够掐死我,毫无怨言。但是你若是掐不死我,从现在起,你就得无条件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将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如何?”萧寒岿然不动,沉声道。

如玉表情一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一双掐在萧寒脖子上的双手。

“我掐,我掐……”如玉疯狂的用力,并且高喊着。要不是萧寒隔绝了客厅声音的外传,估计外面早已经炸开了。

无论如玉如何使劲,但萧寒的脖子似乎钢铁铸造的,一点变形都没有,反而如玉掐的是面目狰狞,状若疯妇一般!

“够了!”萧寒伸手将如玉的手一掀,身体就随手臂一下子陷入沙发之中。

“如玉,你杀不死我的,欧阳倩也杀不死我,獠牙更加不能!”萧寒大声道。

“你。你,你……”如玉手指着萧寒,趴在沙发上惊骇的说道。

“好好的在家里待着,哪儿也不好去。什么人也别见,不然别怪我不念一夜夫妻之情!”

“还有,别再想那个罗俊了,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

“哇……”如玉悲从心来,大哭起来。

“主子,情报来消息了。獠牙将军给舰队发了讯息,说欧阳世家帮忙联系购买的五艘万吨铁甲巨舰,叶家已经同意了,让主子回来跟叶家来人谈价格。”剑五匆匆的走了进来,在萧寒耳边低声说道。

“剑二是怎么会讯的?”萧寒沉吟了一下问道。

“二哥会讯说主子您马上就会返回,最迟后天上午就会回到蒙哥城,然獠牙将军先跟叶家的人先谈着。”剑五道。

“五艘万吨铁甲巨舰,好大的手笔呀!”萧寒暗暗的一叹,这黑塔为了壮大实力,真是舍得花钱,这个人确实是一个枭雄。

“叶家来人,情报处有消息吗?”萧寒问道。

“有,其实叶家的人早就在五天前就到了,是秘密到达的,可能跟獠牙将军有过私下接触,具体谈论了些什么,目前还不知道。”剑五道。

“五艘万吨铁甲舰,耗费多少?”

“每艘四亿金币,五艘是二十亿!”剑五道。

“这么贵?”萧寒皱眉道。

“主子,这还不算贵,咱们有欧阳世家牵线,已经比别人便宜五分之一了。”剑五小声道。

“照这个价钱,叶家能赚多少?”萧寒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有一半吧,叶家做的是独家生意,赚钱也是应该的。”剑五道。

“黑塔行省一年的收入多少?”萧寒问道。

“应该有五六十亿吧,不过到主子您手里也就三分之一多一点,差不多二十亿左右!”剑五道。

“这么说用一年的收入购买着五艘铁甲船舰?”萧寒吃惊道,风城收入还没过亿呢,这自然指的是税收,若是算上别的方面,就不止这个数字了。

“是的,主子为了攒下这支军队,那是花了几十年之功!”剑五道。

五年陆军,三十年空军,百年海军,海军可是三大军种中最耗时是一种,是三军之冠。

难怪有人说,没有一百年,建不起来一支像样的海军!

黑塔耗费了几十年才拉出这样一支队伍,不容易呀!黑塔如此重视海军,定然对海军有研究,如果就这样把他给杀了,是不是太可惜了,起码也得将他肚子里的那点货淘干净了再说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西宁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济南白癜风
苏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