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家庭

代表补天道三七三戛然而止终旧朝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补天道 三七三 戛然而止终旧朝

扑通一声,皇帝栽下来,头朝下磕到地上。

皇帝的高度非常恰好,这个高度以人体承受来説是太高,但以救援的难度来説却是太矮,众人没反应过来,就见皇帝已经落地。

而在同时,眼睛快的人眼睛一花,似乎看到有东西在头dǐng上飞了过去,一闪而逝,但这时谁也无暇他顾,只看着那坠在场中的帝王呆。

怎么回事?什么就掉下来了?

刚刚皇帝出场何等神威,金光护体,谈笑中樯橹灰飞烟灭,直如世外来人,众人心中敬畏膜拜到达dǐngdiǎn,只消皇帝一声令下,真敢赴汤蹈火。之前种种闹剧,登时烟消云散。过了近日,皇帝是真龙下凡的流言必然传遍朝野,成为一大传説,倒是人心所向,海内归心,大齐国运必然有一大转——

但这一切光明预期,随着皇帝的坠落戛然而止。

一阵安静之后,不知有谁大叫一声:“陛下呀”一群人抢出来,涌了上去。

龙城大喝一声:“退后”这一声他用了真气,抢上去的众人登时被震得东倒西歪。他指挥黑甲士把周围围住,自己一步步的向前,走到皇帝身边。

中间那堆落下来的东西,上面包裹着柔软的物质,就像一层棉被,龙城小心翼翼掀开覆盖层,只见底下露出了皇帝仰面朝天的身体。

姜期在后面叫道:“龙帅,你别一个人靠的太近,以免説不清楚。”

龙城冷冷道:“啰嗦。”反手扳过皇帝,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变了,再伸出手去,先探上了皇帝的脖子,又探他的鼻息,探过之后,手无力的垂下,道:“陛下……驾崩了。”他转过身,把皇帝的样子显露出来。

毫无疑问,皇帝死了,因为一般人的脖子不可能扭曲到那种角度。看样子皇帝真的很倒霉,掉下来的角度实在不好,如果是脚先着地,説不定还能抢救一下。

场中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有人哭道:“陛下”

哭声四起,一人哭成万人哭,嚎啕之声响彻皇宫。这是皇宫在同一天第二次为皇帝痛哭,即使贵为天子,能得到这样待遇的人也不多。

一番哭闹,让龙城心烦意乱,但他还真不好作,毕竟皇帝真的死了,他若阻止众人哭泣于理不合。耐着性子等了一阵,哭声不曾减弱,反而越来越强,更觉恼怒,站起身来,走了几步。

冷风一吹,刚刚那种烦躁消散许多,他才想起最重要的事——皇帝怎么死的?

皇帝死亡的过程,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无他人谋害,很像是自己玩脱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但真相果然如此么?

会不会是有人动了什么手脚?

想到这里,龙城转身回去,伸手拿起那软绵绵的覆盖层,只觉得像捏着一团棉花,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来。这是封印器,他不是封印师,连这东西怎么飞上去的也不知道,更别提怎么掉下来了。

再伸手,去拉皇帝的身体,他想从皇帝的伤口看出些蛛丝马迹,便有人喝道:“龙城,你要亵渎陛下的身体么?”

龙城一怒,没听出这一声是谁説的,回头道:“什么?”

説这话的却是老夫子卫默。他是文官之,德高望重,就算龙城要求文官dǐng上去做肉盾,大司命还是没赶他去,因此他倒是毫无损。只是这把年纪受此惊吓也一直很委顿,在殿里歇着。刚刚皇帝登场,他也只是走到了门口

但这时他颤巍巍的出来,大有出面镇场的意思,步步走到龙城面前,道:“龙将军,你是外臣,怎能在此多事,退下,有太后娘娘做主。”

这时,原本早就进了广场,但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太后终于又成了焦diǎn,凤辇驶来,到当地停下,一个珠围翠绕的老妇颤巍巍走下,走一步以袖拭泪,哭道:“皇儿啊……”旁边众人又是哭声一片。

哭了一阵,太后吩咐将皇帝收殓,又从车上叫下一个小孩儿来,叫他给皇帝磕头。这小孩儿是田景玉的侄儿,太后的孙子,刚刚她就是有意以此儿代替皇帝,被皇后骂了回去,现在再次叫下来,含义昭然若揭。

但这时,已经没什么能阻止她了。

眼见这场交接无人反对,太后扶着小儿,俨然一个垂帘听政的新主宰,虽然知道众势力不会让这件事如此轻易落定,龙城还是觉得一阵腻味。虽然他对皇帝谈不上忠心,但这种戏码是他讨厌的那种。这时,他突然怀念起皇后来,若有皇后在此,至少不会让老妇踩在皇帝的尸体上给自己夺权。

但是皇帝死前最后一道命令,却是宣布皇后为逆贼,等于直接剥夺了皇后的一切权力,打入深渊不得翻身,还叫他搜捕锁拿,这其中的曲折龙城难以想透。

莫非皇帝的死亡是皇后于的?怎么于的?

抓过来问问就知道了。本来皇帝去了,他的命令还有没有用,要看继任者的处理,但龙城本人决定要把皇后抓到,哪怕是为了解惑。

这时,就听有人道:“龙城,你在做什么,还不拜见太后?”

龙城回过头,见太后已经站在太极殿前接受朝拜,虽然不耐,但还是依照最基本的礼节,道:“臣龙城拜见太后。”

太后目光一闪,道:“龙城,你知罪么?”

场中一静,众人心道:糟糕

不是龙城要糟糕,是太后要糟糕

太后后面才来,来的时候龙城已经被围住,没看到他的表演,众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整个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疯子,顺着安抚尚且不知怎样翻脸,太后要问罪,还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连卫默都吓坏了,连忙道:“太后,眼下正是用人之际……”

太后道:“你与那贼妇人同进退,已经犯了从逆之罪,念在……”

话没説完,龙城转身就走,把太后晾在原地。

其实太后哪里是真要办了龙城?她也知道镇国将军是接到一国家栋梁,无非是恩威并施,先给个罪名然后特赦,要其归心罢了。哪知道龙城和旁人不同,不吃这一套。太后被当众弄得下不来台,怒气勃,喝道:“大胆,给我拿下。”

众内外正在身边,闻言各自心惊,但到底还有几个悍不畏死的,也挨了过去。

只听得马蹄声响起,在广场门未来五年口停下,数骑黑甲骑已经入场,前面一将带着另一匹神骏黑马,到了近前。却是外面的黑龙骑突破了外围,闯进宫来。进场的黑龙骑停住,翻身下马,齐声道:“大帅。”

龙城微一diǎn头,翻身上了黑马,道:“收队回营。”众骑士齐声答应,怎么来的怎么去,从头到尾没跟人打过招呼。

太后直到他们走了,才从惊怒中反应过来,叫道:“逆贼,龙城反了,给我拿”

卫默连忙拦下——王和胜数万大军还动不了龙城二十人,何况现在有了黑甲骑的龙城?劝道:“太后,大事要紧。”

太后怒气少抑,知道如今情势紧迫,皇帝死讯几日内必然传遍天下,自己虽早一步掌握大义名分,实力却差太多,要抓紧时间布置才是,便道:“罢了。众位爱卿随我进殿。”

山外,小谷。

一片军营从谷口蔓延全谷,中军大帐正扎在山谷一侧。

突然,一个物体从天而降,划着抛物线往山谷落下。

早有瞭哨见了,呼喝一声,数百弓箭手闪身出来,张弓欲射。只见那东西越来越近,众人也越看得清楚,此物乃是一人。

早有校尉喝道:“敌人来袭,放箭”

数百箭矢齐射,如暴雨一般飞向那人。就见半空中升起一阵绿光,箭矢到了那人身前,便如撞墙,不住下落,那人还在往山谷落下,看趋势,落diǎn不会在营盘以外。众兵将虽然诧异他能防住箭雨,却依旧张弓射箭,非要把那人射下来方止。

这时,中军帐出来一老者,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在帐门口负手而立。便有小校上前道:“大帅,有敌情,此人有些诡异,您先回帐。”

那大帅抬手止住他的言语,抬头细看,就听得顺风之中,传过一丝怒骂,好像是“卧槽”之类的杂音,不由露出一丝好笑,笑道:“竟是自己人,有趣了。告诉前面,不必射了,等他落地告诉他咱们的番号,然后把他带进来。客气一diǎn儿,他不会怎么样的。”

説完那大帅径自回帐,坐在帅位静等。过了一会儿,大帐掀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走了进来,一张圆脸上还带着一丝晦气的神色。

那大帅上下打量少年,就见他一身狼狈,倒不是受了伤,而是身上衣服皱皱巴巴,凌乱非常,好像从哪个被窝里滚过一遍,心中更觉好笑,但面上威严不减,也不説话。

倒是那少年先行礼道:“标下见过姜大帅。”

姜大帅diǎn头,终于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神色,含笑道:“免礼。没想到再次见到你竟是这样,真是大出老夫的意外。孟帅,你从哪里来?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湖州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九个月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软肝片可以一直服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