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代表天下一锅烩第六十四章告上公堂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天下一锅烩 第六十四章 告上公堂

尽管只是个孩子,但至少已经放出了一个通风报信的,若水多少心下稍安,步履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利利索索的将店门一排排的关上,最后落上了内闩,店内的光线便迅速暗了下来。她不卑不亢的再次穿过了那群豺狼一般虎视眈眈的流氓,也跨过了现下仍放在地上的那具狰狞的尸首,不疾不徐的走进了柜台,施施然转身,面上不曾带有一丝惧色。

白素莲心中害怕的紧,见若水站在了她的身旁,下意识地就握住了她垂在身下一侧的柔荑,本欲为自己多加些心安,却没想到乍一碰触竟觉异常冰冷,手心更是攥着一圈白毛汗。

原来她也在害怕么?

愣愣的看了若水一眼,正看见她偏过头来,对着自己浅浅一笑,满是宽慰之意。

白素莲突然感觉想哭。

仔细想来,站在自己身旁的这名女子,刚刚才年方十七,比起她与歪在一旁的高大壮来说,小了足有三四岁之多。可是只凭得一身不惧威吓的气势,不仅能哄得敌对恭恭敬敬,就连自己人都不自觉地将她当成了支柱。其实,说到底她还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也会害怕,也会惶惶,但最终却仍是选择了坚定的站在所有人的身前,从不肯低头。

“好了~除去你们三个,应该还有一老一小,萧姑娘~你且去请他们出来吧~”

比起之前的严词厉色,这些上门闹事的人态度不知好了多少,但是这话的内容,却仍是让若水三人勃然大怒。

他们既然知道花点坊还有一老一小,定然也知道那老的病弱眼盲,小的太过年幼,竟然连这样的老小都不肯放过,这人到底是有多阴狠!

仿佛知道为何这些俘虏们如此震怒,那领头人也没有视若不见,反倒是劝慰道。

“我知道你们心疼老人和孩子,但是拿人钱财**,我可以保证你们一路会得到格外的优待,却不能逆了命令少抓人。不过,想来也不敢太过分,正如萧姑娘所说,把你惹毛了,能有什么好下场?”

可是,此人只是被若水忽悠了而已。他一个小卒子,自然会有临战倒戈的余地,可是对那主事人来说,自打决定要抓人起,便已经是撕破脸的局面了。若水忽悠领头人的大半承诺其实都是建立在一个不可能的条件之上,那人不仅不可能放过他们,甚至还有可能一并将所有活口全部灭掉,以绝后患。

低头沉吟了半晌,若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是满脸的决然。

“你且容我先为干娘煎上今日该服的药,小勇那孩子也是出门玩去了,一时半会儿恐怕还回不来。待人都齐了,我们自会不与阁下为难。”

“哈~想要拖延时间?得了~就依你一回,反正没人去搬救兵,煎一服药的工夫也改变不了什么,你且去吧~”

领头人笑嘻嘻地应下了,却又回头沉声布置手下道。

“你,去街上转转,把那个小鬼给我带回来。”

“你……”

若水听罢又惊又怒,若是小勇真的被他们抓到,那站在这里的人便真的都没了活路。

见若水一脸的愤怒,那领头人还以为只是怕他手下伤了那孩子,便紧嘱咐了几句,莫要伤了那个孩子,末了还摆出一脸邀功的模样看向若水,直逼的若水附和着向他露出勉强的笑意,这才招呼着手下自顾自的找了座位坐下来。

毫不客气的招呼白素莲给他们端茶上点心,又催着若水赶紧去煎药。眼见得再也没有可用的缓兵之计,若水只能紧皱着眉头回到后院,一边煎药一边将今日所发生的事全部告予了卧床的干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六碗水煎成了一碗,再这么煎下去恐怕药都要糊了。若水只能心情沉重的熄了炉火,将药盛出来给干娘端了过去。

想了这许久的工夫,终于还是再无任何应对之法,届时也原文链接:只能见招拆招了。好在小勇还没有被外面那些人抓到,只不过等了这大半晌的工夫,他们显然也已经把耐心消磨的差不多了。

“干什么吃的!这么长时间抓不住一个小孩!”

突然,只听得外厅一声暴喝,看来他们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一阵凌乱沉重的脚步过后,干娘的卧房被一股巨力猛地推开,甩到了墙上弹了两弹这才堪堪停住。那领头人随后快步走了进来,冲着若水瓮声瓮气的说道。

“那个小孩平日里都会去哪玩?怎么这许久都找不到?”

“这……我们也是才刚搬了不长日子,平日里又忙,也没空关心他都在哪里转悠,你要问起来,我还真是说不上。”

其实若水这席话说的倒也并没有偏离事实多远,她是不知道小勇会在哪里玩,主要这一段日子小勇根本也没什么机会出去。

“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早已见识过眼前这女子的精明之处,领头人几乎在听到她的每句话,看到她的每一处表情变化,都忍不住的反复琢磨,早已是身心俱疲。这会子一看到若水又摆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却是终于压不住心头的火了。

面对他的质问,若水没有答话,只是耸了耸肩。

开玩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都告诉了你,恐怕死的就是我了!

“走走走!现在这老太婆药也喝过了,那孩子就先暂且放过去,待我与大人请了罪,再抓那小子也不迟!”

门口早已停好了一辆马车,虽是空间小了些,但好歹不用徒步赶往县衙。这些流氓倒是没有食言而肥,虽然口气是差了一些,但是承诺的优待却是真的兑现了。

这一路上并没有受什么苦,只是临到县衙门前,那领头人怕自己如此善待这些个人,被自家大人看见了不好,便商量着让若水几人下了马车。

这一行人有老有小,还有一条盖着白布的草席,“隆隆”的几声擂鼓响过之后,看热闹的人以促使身体迅速恢复及保证乳量充足。产后多虚多瘀马上就围满了半条大街。



舟山白癜风重点医院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金昌好的白癜风医院